铃连

J̨̡͎͍̺̮̲̱̻̰̖̼̟̎ͧ͋͂ͪ̿̏͆ͫŲ̢̨̳̭̻͖̘̯͔ͫͪ͋͋̓̌ͣ̎͂̍̋͞ͅŚ̶̡̢̤̯̩͎̤͙͙̝̹͉̘̠̦͎ͧ̒̔͘͟ͅT̡̈́͛̏ͬ̔̒̂̇ͤ̂ͥͦͬ͜҉͕̖̟͙͉̕ ̧̣̣̝̗͎̻̯͇͎̩̪͚͙̣̮̜͗̇ͬ̓ͪ͛ͩ̃̄͒͐̈ͥ̀̆͊̔̈́̿͜M̊ͥ̃ͬ̓ͯ̀̾ͪ̒̇ͪͪ̇̃̐͑̅͏̡̞̖͔̬̫̙͚͓̹̪̝̹͍̫̥͞ͅǪ͕͖̺̝̟̩͉̃̅̋̓ͩ͘ͅN̷̴͙̦͉̗͋̉͊̓ͩ̓̓͝İ̉ͭͣ̀ͯ̃̆͂̌̈͐ͨ̓҉̧̞̦̗͓̺͉̟͚̰̻͠͞K̷̨̜̰̯͓̜̳̤͍̞̯̳̏̌̍̾ͤͣ̽ͭ͑̊͘͡A̴̶̢̮̗͖̖̫̼͎̩ͭ̓̓̈̈́͛͗̚͘

【亮白】救赎

【我回来了~】

【之前因为我咕咕咕和没梗,然后就没更】

【ooc注意】

【这次是想写一下自己想了一个月的梗。】

【想让李白当一次精灵,私设。】

【出现人物:武陵仙君诸葛亮,精灵公主王昭君】



————


“你的耳朵,你的眼睛!”女人惊讶地望着李白,苍色的眼眸在阳光下像宝石一样闪烁,棕色的发梢有着一丝金色,白嫩细长的精灵耳朵忍不住想让人咬一口“你是……”


“精灵哦。”李白轻笑了一声,同时也望着那个女人“美丽的小姐,吓到了你的话,真是不好意思呢~”女人是在森林探险的时候遇到了危险,随后被李白救了上来。


“啊啊,没什么,谢谢你了。”


——————


“你又跑出去玩了!!”王昭君怒吼着李白,作为姐姐的她,当然担心自己的弟弟会受到危险。


“对不起啦,姐姐~”李白知道这次肯定免不了被王昭君收拾一顿,所以赶紧跪下来对姐姐认错。


“好啦,昭君,就饶了太白吧。”诸葛亮摇了摇粉色的羽扇“做姐姐就应该包容弟弟呢”


“但是总不能老让他跑出去吧!”王昭君无语地看着诸葛亮。


“知道啦。”诸葛亮虽然不是精灵,但是他认为精灵可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柔软的毛发,白皙的皮肤,细长的耳朵以及宝石般的瞳孔,他们身上的衣物大部分为生机盎然的绿色,还有,精灵的声音很好听,犹如天籁一般“太白也是个听话的孩子哦。”


“好吧好吧,最后一次了!再跑出去我打断你的腿!”王昭君说出了每个父母有个调皮的孩子才说出的话。


“谢谢昭君姐姐和亮哥哥~”李白甜甜地说着。




——————


然后


他又跑出去了,因为森林很无聊啊。



但不料,被一些不怀好意的人类抓到了,并且关在笼子里。


“放开我!”李白双手握住铁笼子的铁棍“你们这样会遭天谴的!”


“这声音可真好听,要是卖出去到底能赚多少啊”


“卖个屁!咱让他去jie客才赚啊”


污秽不堪入耳的词汇往李白的耳朵里窜着,他害怕着,没想到,人类居然是这样,早知道这样,就不出来玩了,早知道,就听姐姐的话了,早知道……


“滚开!”熟悉的声音,羽扇上闪着粉光,男人的粉眸闪着一丝愤怒“你们这些畜生,居然敢碰白。”


“亮…”李白看见诸葛亮将他们赶走,径直向自己走来,李白跪坐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他。


“没事吧?”男人马上恢复了平常那个温柔的样子,笑着伸出了手。


“啊……”李白抬起头来,眼角有些红,如果真的有神明存在的话,可能就是面前的男人吧,那是一道充满希望的光,如此的闪耀,温暖。



李白伸出手握住了诸葛亮的手,阳光下,李白的蓝瞳闪烁着,温柔地笑着。


诸葛亮感觉到手腕处有着一丝温暖,一看,是道绿色藤蔓的纹身。


“你……不后悔吗?”诸葛亮惊讶地看着李白。


“我决定了,我做事从来不会后悔的,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眷属了。”李白的蝶骨处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对儿精致的翅膀,扑腾扑腾地挥着。



我永远爱你



没事改的图~

小凤凰世界第一可爱~

占tag抱歉

【起洛】以心传心-2

【ooc】

【读心能力私设,周棋洛和悠然,二人都被领养的】

【白起和悠然兄妹设定】

【李泽言许墨周棋洛兄弟设定】

【设定参考古明地姐妹】


由于被和谐了很多遍,我决定发链接,评论区见。


【起洛】以心传心

【私设读心能力周棋洛】
【长篇预警】
【性格过于ooc!!】
【设定是从东方project的古明地觉,古明地恋姐妹上获得的灵感。】
【除了白起,其余三人是兄弟关系。】
【更新时间不定期】
【我真的玻璃心,求轻喷ummm】


————————

很久以前。

一个老伯伯在山洞里发现一个小女孩,奇怪的是,女孩的身体连着鲜艳类似线的东西,并且线连接着圆鼓鼓的眼珠,那眼珠盯着那位农民,老伯伯也心寒。

那个眼珠,名为第三只眼,与人类的眼睛不一样,外表更像是塑料球一样,然后眼睛眨着,扑闪扑闪的。

明明这个女孩也是人啊,但是她会读取人的心灵,所以也被认为是妖怪,人不只是害怕被读出心声,而是被读心的人,最后整个心都会被吞噬。
无论谁都不想要跟会读心的家伙碰面。被读心这种事不仅是等同自己赤着身子跟她说话,也是意味着连普通对话也无法做到。

周棋洛也是这样,他与那女孩的眼珠特征一样,只不过是好好隐藏起来了,他的哥哥许墨也是为了他好,在他的研究所里让每次课间休息的时候让他与外界隔离,也让正常人奇怪,一个很可爱正常的男孩,下课却不见踪影,问起了许墨老师,许墨只是说这是他的得意门生,每次下课都有研究,周棋洛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和除了李泽言,许墨之外的人聊天,所以他放弃跟任何人进行交流。

直到,许墨的一个疏忽。

“我出去拿一些化学药剂,你在研究室待会儿。”许墨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也让周棋洛无聊到极致。

“哥哥们都去忙了,只有我还这么无聊……”周棋洛无聊的用手指碾着那颗第三只眼“谁也好,赶紧陪我玩玩吧~~”

“叮铃铃铃铃铃——”周棋洛经常听到的声音,那是许墨的手机,此时正在研究桌上震动,那是周棋洛从小到大也没有的东西,因为那东西会联系到外界啊,还是过于危险,周棋洛当然知道自己会危害到外界的事情,所以他根本不会使用手机,不过他还是见过许墨和李泽言接电话的时候,轻轻一划绿色的区域,就贴在耳朵上开始交流了。

周棋洛鬼神使差地也学着二人那样接电话,没想到那边很快传来了声音。

“教授,上次跟我说的那些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对方开门见山说,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周棋洛,周棋洛连忙丢掉手机,坐在地上向后移动,直到靠在了墙上。

再回过神他发现许墨的手机掉在地上,可能是自己被吓到了,可能是许墨认识的人,他鼓足了勇气又拿起了电话。

“你…好?”周棋洛第一次对陌生人问好,这种感觉很微妙。

“你是?”那边的人也发现对方并不是许墨,他也检查了一下电话号码,的确是许墨的号码。

“他的弟…弟。”

“周棋洛?”对方当然知道许墨的弟弟是谁“好了,教授来的时候记得转告他让他给我回一个电话。”

然后就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了,周棋洛将手机从耳朵移开,看到显示屏下面有一串阿拉伯数字,周棋洛当然记下来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同桌的名字都记不住,他知道的只有老师上课讲的知识点,体检的时候,他总是那个被许墨叫到医务室特殊的第一个检查的孩子,因为,那颗眼睛是不能暴露的。

周棋洛又换了同桌了,是个男生,一个上课不离他远远的男生,并且主动搭话的男生。

“白起。”这是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却让周棋洛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叫什么。

“周…周棋洛!请多指教!”可能是太紧张当然也有声音分贝太大的原因,众多同学一脸惊讶看着周棋洛,可能那是周棋洛第一次说话,周棋洛变成这样也是因为哥哥们的过度保护。

有个朋友也很好。

这是周棋洛开始认识白起萌生的想法。

因为白起没有躲他,没有怕他,甚至没有嘲笑他。

让周棋洛欢笑的,除了白起,还有电话,那个不认识的人,甚至没见过,但是聊的很愉快。

电话的事情,当然是周棋洛想要一个手机,也有了电话这种东西,他的借口是,想拍一些自己所看见的东西,虽然许墨说相机会更好些,但是周棋洛并不喜欢那相机的模样,说相机很笨重。

周棋洛的手机也存上了李泽言和许墨的电话号码,这样很方便联系到周棋洛。

这样子,那串阿拉伯数字也可以联系到那个男人了。

周棋洛夜深人静的时候拨通了那个号码,对方可能是有些抱怨地接起来,发现对方的声音是上次那个男孩,便与他交流起来,周棋洛也向他坦白自己会读心是妖怪的事情,对方反而不惊讶,居然说了想知道读心是什么感觉的话,让周棋洛有些生气了。

“恕我直言,读心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反而会危害到你的性命,所以我不希望你有这种想法。”周棋洛一脸严肃说完了,对方轻笑了一下,笑声好听得周棋洛一时间说不出话了“但……如果是你的话,当然没问题了。”

“我记得你是学生,明天还有课吧,所以就去休息吧。”每次都是对方先关电话,让周棋洛摸不清头脑,不过这个重要的号码让周棋洛记到了联系人内,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备注了重要的人这四个字

“第一次这样…但是呢……”周棋洛笑了“这样的感觉并不坏呢。”

这可能是作为被称做妖怪的他,第一次认识到了友情,亦或是爱情。

明明已经饱尝了人类带给他无数的伤痛,为什么还要对他展示出自己对他的好感。

白起当然知道他和一个会读心的妖怪聊了半天,还是他的同桌。

“洛洛,还没睡吗?”李泽言察觉到周棋洛还没有睡着,推开房门,周棋洛已经把手机放起来了,李泽言只是认为周棋洛想熬夜而已。

(怎么回事,今天在学校里怎么了?)

这是周棋洛读到李泽言内心的话,要说发生了什么的话,还是他的同桌,还有电话这件事,或许可以从他们中,让周棋洛成为真正的人类吧。

【舰奥】命令(下)【车/R18】

【经历了被微博封了无数次。。。。】
【ooc】
【注意自己的背后】
【口x,丝袜,女装,手铐,主动有】
【小心辣眼】
【bl!】
【注意把图片倒过来看】

https://m.weibo.cn/5243827129/4307025045017587

【言棋】无法被祝福的暗恋【番外】

【众多小伙伴都想看he…】
【那我就写个he……吧?】
【ooc】
【兄弟设定】
【李泽言女友悠然。】

——————

周棋洛哭了一晚上,坐在花园的椅子上,望着天空,许久。

代价当然是,第二天会生病。

悠然和李泽言搀扶着周棋洛回到了卧室,李泽言让魏谦推掉今天的行程,来家里照顾周棋洛。

当然,薯片吹了一晚风现在钻在周棋洛的被子里,显然是受了寒。

“一觉起来你这弟弟发烧了。”许墨笑了“真是个好哥——哥——呢。”

“闭嘴。”李泽言虽然骂着许墨,但他现在快忙坏了,又是给弟弟敷毛巾,又是过一会儿测体温的。

周棋洛迷迷糊糊的,他发现自己不在花园内,而是在柔软的床上,赶紧爬起来,但是身体限制了他,身体软绵绵的,根本起不来,只好看着李泽言和许墨在旁边给他忙活。

“哥…”周棋洛委屈地喊了声李泽言“我好难受……”

“乖…”李泽言看到周棋洛这样都是他自己而导致的,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恨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周棋洛“休息一下吧。”

“呜…”周棋洛感觉身体在发热,想掀开被子,无奈又被李泽言给盖回去“热……”

“捂出汗就好了,我已经跟你的公司说了,把今天的工作都推掉了。”李泽言从药片上取下几颗药,放在桌子上“吃了会好点。”

“不想吃。”周棋洛把头扭到一旁,李泽言也拿他没办法。

感觉李泽言接下来应该会强硬点要求周棋洛吃下去,许墨叹了口气,从李泽言手上拿走了药。

“吃药药。”许墨将药摊在手上,向哄小孩子一样。

“不吃药药…再说了我也不是小孩子。”周棋洛噘着嘴说着,因为药真的太苦了。

李泽言用着看待智障儿童需要关爱的目光看着许墨和周棋洛,但是许墨这招真的管用,连哄带骗成功让周棋洛吃下药了,虽然咽进去的吐不出来,但还是委屈地钻进被窝里撸猫。

李泽言看着这样的周棋洛觉得很好笑。

“接下来睡一觉吧,我出去有些事情。”李泽言和许墨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客厅。

“他对你……”许墨先开口告诉李泽言。

“我知道。”李泽言望着烟灰缸内的烟,他很烦“但是该怎么做,我也不知道。”

“接受他?”许墨保持着微笑的表情。

“我有悠然了。”李泽言刚说完,许墨嘴角上的弧度就扯下去了。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真行。”许墨嘲笑着他,他脱口道“人渣。”

“对,我是…人渣。”李泽言叹了口气“但是他们两个我都不想失去,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为什么我是总裁,他是明星,为什么他会喜欢我,为什么我们都是同性,他知道,周棋洛为了双方的利益,不会为李泽言带来负面影响,更不会去害他,但是李泽言苦笑着,周棋洛,你好傻。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许墨坐在沙发上,恢复了笑容。

“我知道了。”李泽言放轻脚步上楼,来到周棋洛卧室的门口,轻轻拉开门,周棋洛在睡觉,薯片已经醒了,在地上打滚,看到李泽言打开了门,他就钻出去了。

“洛洛,你知道吗。”李泽言握着周棋洛温暖的手“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不论你撒娇傲娇,惹事,我都会向着你做,虽然我有时候很凶,但是我还是事后会赔偿你,你每次说着不和阿言哥好了,结果过了一会儿就又跑到我身边向我道歉讨好我。”李泽言看着周棋洛安静的睡颜,叹了口气“我是个混蛋,伤害了这世界上最可爱的人,很抱歉,这份爱我接受不了,因为我更愿意做你的骑士,守护着你的每一天,不让你受到欺负,伤害。所以我也觉得我不配你,你太闪耀了。”

李泽言靠近周棋洛,轻轻吻住了周棋洛的额头。

“今后,我会更加努力去保护你,我知道我很狡猾,但是悠然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但不论悠然也好,你也好,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请你也,获得幸福。”

李泽言轻轻拉住门,舒了一口气,也许是觉得,他心里的坎终于过去了。

但是周棋洛坐起来了,他看着自己的手。

原来,阿言哥也…

眼泪扑哒扑哒地往下掉,但是周棋洛他在笑,那是包含着幸福的笑。

再醒来,他发现花瓶内的花已经换了,是阿言哥换的吧,那里面是栀子花。

啊…啊,如果我没有睡得脑袋坏掉的话,我记得栀子花的花语。

那是




                                       【我很幸福】

“谢谢你,我也很幸福。”周棋洛对着那瓶花笑了笑“感谢你愿意包容我的一切,感谢你,我的好哥哥,李泽言。”

靠在门外墙壁的李泽言嘴角扯开了一丝弧度。




“我爱你。”他们一起说道,虽然双方都听不见。




             ——END——

【言棋】无法被祝福的暗恋

【be】
【ooc】
【兄弟设定】
【双向暗恋】
【李泽言的恋人是悠然】

——————


有关于未成熟的男人的故事。

我,周棋洛。

今年22岁


在16岁的春天,开始了第一次,喜欢别人的感觉。

对于我来说,那是我的初恋,虽然大家都说我是个孩子,没有成熟,但是啊,我心里是知道的,这种喜欢,是和喜欢各位朋友,粉丝,各种各样的人不一样的。

虽然那个人是个男人,我也是男人,他是总裁,我是明星。

我还是以一个怀春少女的方式喜欢他。

我喜欢他,无法自拔。

我有一个能力,绝对吸引力,我相信,这个能力,一定会让他也喜欢我的,但我并不知道evol的能力者会免疫的,我第一次鼓足了勇气去和他表白,他只是陷入沉思与我擦肩而过。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摸了摸我脸上的泪水,眉头紧皱着。


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他是华锐公司的总裁,李泽言。

我也把他当成我的哥哥。

我当然知道我这样做,是违背道德,会被登报作为反面教材,这样的恋情,是不会受到祝福的。

我和他的相逢,还是在我幼儿园的时候,从那时候我就开始依赖他了。

当时我捏着及膝的水手裤,躲在老师的身后紧张兮兮看着面前这个大哥哥。

虽然他有时候会气我,甚至说“幼稚,无聊。”但是,我很开心,因为他并没有嫌弃我和他待在一起。

把他当成大哥哥一样来仰慕,对他撒娇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份感情变成了喜欢,我当然认为之前他对我不排斥完全是因为我的Evol的原因。

【啊,原来我喜欢上了阿言哥。】

但是我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

他是我的哥哥,也是我知己的恋人。

我什么都知道,这是不应该的。

我虽然不成熟,但是我知道。

和最好的知己喜欢上了同一个人,是无法饶恕的。

如果我的哥哥和知己在一起幸福的话,我也会给予他们祝福。

对于此情此景产生嫉妒的我,必然无法宽恕。

阿言哥对我很好,但是对于我的那份感情却是不欢迎的,我头一次知道,我的嫉妒心如此恐怖。

啊啊,泽言他连睡觉都对他人无警备心了,这也太信任悠然和狡猾的我了吧。

我来到他的床边,跨坐在了他的腹部,我……

“对不起…”我用我最小的声音对着李泽言道歉。

如果没有未来的话,干脆毁了…算了

我的手抚摸着李泽言的脸,他睡得已经这么沉了吗…还是任由我这样做呢。

不多想了,我的双手卡在了李泽言的脖子上,我知道,我只要放空脑袋,施力就行了,但是,我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落在了李泽言的睡衣。

我……

作为一个男人,还是如此幼稚。

作为一个成年人,脑子也是不清醒。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又何曾成熟?

如果我们没有未来的话,至少…………


他对我很好,比我的家人还温柔,平时在公司一副冷酷的样子,回到了家就开始忙活着给我准备饭菜。

虽然在幼儿园一开始我比较怕他,但是…他的那份温柔让我沉溺。

他没有对小时候的我以及现在的我感到幼稚,麻烦,也没有嘲笑不成熟幼稚的我,只是在一旁默默关心我,疼爱我。

李泽言,你太狡猾了。

这样的你,不让我沉溺,还让我有些对不住你呢。

只是单纯地把我当做一个阳光乐观的男孩看待了呢。


所以呢,我还是,不明白,不理解,你为什么要拒绝我。虽然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但是我的内心,却无法做到。

羡慕,嫉妒,憎恨,怨恨,伤心充斥在我的内心。

我………………



即使这份思念无法表达,当然你也不会接受。

但是我仍然,倾心于你,不论是向你撒娇,玩闹也好,你都是我最好的哥哥,这世界上最疼爱我的哥哥。

我最好的朋友悠然也好,最疼爱我的哥哥李泽言也是,他们两个人,都是我最重要的两个人啊。


所以,请你们,得到幸福。

周棋洛回过神,他的手已经从李泽言的脖子上放下去了。

他看着李泽言安详的睡颜。

他俯下身去,轻吻着李泽言,这只是一种将自己的感情托付给他的吻,并没有恋人之间的复杂,缠绵,仅仅只是嘴唇触碰在了一起。

“请你,得到幸福。”周棋洛缓缓从李泽言的床上离开,关上门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然后,李泽言睁开眼睛。

可能是被周棋洛那一段话弄得失眠了,准备去阳台上吸烟草冷静一下,然而看到了周棋洛的影子,周棋洛坐在花园里的长凳上,他的腿上窝着一只名为“薯片”的小黄猫。

“薯片,这么晚还没睡吗?”周棋洛给小猫顺着毛,即使猫听不到,但是他就是喜欢做这种不成熟,幼稚,天真的举止“不睡的话…阿言哥和薯片小姐都会担心的哟。”

薯片只是窝在周棋洛的腿上睡着了,发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夜晚的风很清爽,夜空可以看见很多颗闪烁的星星。

但是,他努力微笑的时候,还是流下了眼泪。

“啊哈哈…”周棋洛笑了一下“多大的事…我怎么会哭呢。”

“呜…”周棋洛捂着眼睛“啊……呜呜…呜啊!”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放低,但是还是不停地往出流眼泪“马上…马上就没事了…呜呜…明明我都决定要笑着面对了!”周棋洛还是太脆弱了,他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我…呜呜啊……啊!”小黄猫蹭着周棋洛,貌似是要讨好周棋洛,或是不要让他伤心,但是看到它的主人这么古怪,也被吓得尾巴上炸了毛。

“所以…请你们……”获得幸福,未等周棋洛说出最后四个字,他已经泣不成声,失声痛哭了起来。

李泽言看着这一切,但自己什么都做不到,他伤害了他最亲近的人,他最可爱的弟弟,世界上最阳光的他,如果悠然是他的挚爱,那么周棋洛就是他的永远,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做,他不会接受这份感情的,因为…这是违背道德的,不会被祝福的暗恋。

虽然无法做到像恋人之间与你亲密,但是我今后会更加疼爱我可爱的弟弟,李泽言掐灭了烟,回到了卧室。



               ——END——

【舰奥】命令(上)【车/R18】

【舰长男的!口X有】
【崩坏3的第一个同人】
【bl!bl!bl!】
【ooc】
【由于鸽了四个月,背景故事是夏日活动】
【我最喜欢欺负奥托了~】
【我真的玻璃心(躺),开得不好,求别骂】

https://m.weibo.cn/5243827129/4302685450389747

【许周】周棋洛的世界末日

【剧烈ooc】
【吸血鬼周棋洛和人类许墨】
【周棋洛失忆中二有。】
【吸吸x】
【人物狗叠,私设我的x】

我叫周棋洛,是一名吸血鬼。

我现在很饿,对,快饿死了的那种,同时我也遇到了这个世界最恐怖的生物,许墨。

我现在被他用银制的戒指揉我脑袋,吸血鬼怕银制品,这应该是谁也知道的,我发出痛苦的声音的时候,他还把我绑住一个劲儿的揉,在我感觉我快翻白眼的时候他才停下来。

你们要问我为什么,那还是三十分钟前……

周棋洛眨巴了一下眼睛,他就醒来了,然后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獠牙,他知道他应该是变成吸血鬼了,同时心里还欢呼了一下,他最喜欢超级英雄什么的了,可能这还是新的evol,不过他居然是在一个草丛里醒来的,现在可能有些狼狈,还好是在晚上,要是在早晨就会发现一具死尸了。

他身上穿着一身吸血鬼那种哥特风的衣服还有一件披风。

周棋洛揉了揉肚子,他饿了。

附近是恋语大学,而且现在只有研究室亮着光。

打开门,周棋洛四处看了看,没有任何人,不过这里的主人的品味还不错,研究室的装饰很符合周棋洛的审美,然后他的目光就看到了桌子上的血浆蛋糕。

“那是什么…?”周棋洛凑近蛋糕,满脸疑惑“没见过的东西…但是好香啊。”左看看右看看,周棋洛变成了吸血鬼后,感觉自己的知识都退步了不少“奇怪的造型和颜色…不会是人类弄出来的新武器吧?”用手戳了一下后,嗅了嗅,只是一些类似血的果酱而已“或者是用来抓我的诱饵?”不过他马上被自己幼稚的想法给笑到了“区区人类,居然想抓我?笑话!真当我会上当?!”

他藏在研究台的后面,等待着那个想捕获他的人类。

过了五分钟后,他看了看四周。

然后眼睛就差冒出星星了。

“偷偷吃一点应该没问题的……吧?”周棋洛直勾勾盯着血浆蛋糕“正好现在饿了…就拿这个塞塞牙缝吧。”他虽然觉得自己很没骨气,但还是被这个蛋糕诱惑了“反正我是吸血鬼,下毒了也死不了。”周棋洛这样安慰着自己,手逐渐靠近血浆蛋糕“我就尝个鲜,我对人类的东西不感兴趣,嗯。”肚子咕噜咕噜地叫出来了,周棋洛咳嗽了一下缓解尴尬“我吃你们人类的东西是你们的荣幸!”

“是谁?”周棋洛你回头,看到了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站在他身后。

周棋洛一脸惊恐看着他。

就这样,我堂堂一个吸血鬼居然要向一个人类认错。

周棋洛被迫跪在地上,垂着头一脸生无可恋,如果老天爷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愿意用这个月吃的布丁来换无事发生。

“先不说这个。”许墨居高临下看着他“大明星周棋洛,怎么今天晚上穿的这么稀奇古怪”对今天这个节日来说,这身装扮不算怪,但是对许墨来说,仿佛像是看见了鬼一样。

卧槽虽然我现在忘了我以前是明星的事儿,但是现在被他发现了我是吸血鬼会不会被解剖研究啊!而且这个男人这么危险,我会不会直接在这里死了啊??!

“cosplay?”不知道说得是什么东西,周棋洛眨了一下眼睛充满疑惑看着许墨“装的还挺像的,牙还安上了。”许墨捏着周棋洛的下巴,用手指撬开他的嘴,看着那几颗不怎么尖的獠牙。

“听好了人类!我可不是什么cosplay!本王是吸血鬼!”周棋洛一激动把许墨的手打下来。

“哦——”许墨一听就差抽出来解剖刀了“我现在有一些研究想让你协助我,当然做完了我会把那个蛋糕给你的”

周棋洛饿得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答应了他。

反应过来,周棋洛看着一地的十字架,银制品和大蒜,满脸写着恐惧。

这个时代的人类已经恐怖成这样了嘛。

【言棋】李泽言总是会做出让他们不解的行为

【ooc】
【互相认识】
【F4兄弟吧】
【我是新来的,求大佬们罩着噫呜呜呜】
【我文笔超差】
【人物狗叠,私设我的】
【cp部分不多,大部分都是沙雕】


本来这个早晨应该是可以赖床睡懒觉的,白起这么想的。

然后就听到了周棋洛的惨叫声。

“啊——!!!”

白起记得第一次听到周棋洛发出这种声音还是在鬼屋。

“吵死了,棋洛你作案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白起睡眼朦胧地坐起来刚打算抱怨几句,那个常年冰山面瘫经典小说里的霸道总裁,走路自带一堵墙的那个男人,此时双手握着手机,在看一部很少女的番剧,而且手机传出少女软萌的对话声“啊!!!!”白起也发出了一声惨叫声,周棋洛害怕得双腿软到跪在了地上,二人的惨叫声相当于丢在满是gay的酒池肉林也不过如此。

“嗯,早。”李泽言看着手机屏幕向二人打了个招呼。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夏天,白起感到了彻骨的寒冷,随后捞起来已经快吓傻的周棋洛抱紧。

“对了,我这个看完了就去给你们准备早餐。”终于看到了李泽言的手机屏幕,虽然李泽言是那种即使看爱情动作片也是一脸严肃,仿佛看得不是爱情动作片,说是在看开国大典的黑白片都没有人反对。

周棋洛终于被吓哭了,他的脸上显露出一副仿佛最高学历是胎教而已。

“啊—啊—啊!!!!!”

吃饭的时候,白起和周棋洛迟迟不敢下嘴,总觉得李泽言会杀人灭口往里面投毒。

“快吃。”李泽言的话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命令。

让白起想起来曾经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惧。

事后才知道,原来昨天是昨天他们四个玩掷塞子,李泽言输了,许墨私聊给他让他去看一部番。

然后周棋洛赶忙抱住李泽言,这个李泽言还是他认识的霸道总裁。

我们又是相亲相爱(互相伤害)的好兄弟了。

李泽言还在回顾早上看完的番,在想现在的女孩有这么单纯就好了。

他和周棋洛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只见一个皮球弹了过来,因为是向着李泽言的方向,李泽言才把球抱起来。

“谢谢叔叔~”李泽言低头一看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女孩。

周棋洛在过程中一直在打鼾,直到听到了小女孩的哭声周棋洛才醒来。

只见小女孩发出了那种要被掏器官的哭声,哭得撕心裂肺,李泽言见状不对,赶紧拿纸给小女孩擦眼泪,但那架势在周棋洛眼里仿佛是要把小女孩掐死。

一个女人火速赶到,正要指责李泽言为何要吓哭爱女,抬头一看,那不正是华锐的总裁,吓得女人赶紧带上女儿离开了公园。

旁边的人一看,知道这人是华锐总裁赶忙散尽。

“听说他当面凭着一张嘴把隔壁一家公司给喷倒了”

“快跑!李泽言要说话了。”

“传闻他初中还去相声社踢馆,最后部长都哭得辞职了。”

公园内马上鸟兽散尽,原本热闹的公园,此刻安静得让人害怕。

周棋洛正想安慰一下李泽言,转头一看,李泽言的脸上划过一道清泪。

“我原本只是想说不要叫我叔叔,我还很年轻。”李泽言强颜欢笑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哭了。




事后周棋洛让李泽言别板着一张冰山脸,也不要每次说话觉得自己有理有据。


但是当白起看到周棋洛在跟李泽言练习笑的时候,都怀疑李泽言的笑,是想把他们三个卖到泰国阉割了。


那分明是一个挑事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