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梦想是东药共荣

以及,奇美拉快回归啊

龟鬼啊,求你不要吃了
米线儿,求你快奶我一口
老爷子啊,别玩贪玩蓝月了。


J̨̡͎͍̺̮̲̱̻̰̖̼̟̎ͧ͋͂ͪ̿̏͆ͫŲ̢̨̳̭̻͖̘̯͔ͫͪ͋͋̓̌ͣ̎͂̍̋͞ͅŚ̶̡̢̤̯̩͎̤͙͙̝̹͉̘̠̦͎ͧ̒̔͘͟ͅT̡̈́͛̏ͬ̔̒̂̇ͤ̂ͥͦͬ͜҉͕̖̟͙͉̕ ̧̣̣̝̗͎̻̯͇͎̩̪͚͙̣̮̜͗̇ͬ̓ͪ͛ͩ̃̄͒͐̈ͥ̀̆͊̔̈́̿͜M̊ͥ̃ͬ̓ͯ̀̾ͪ̒̇ͪͪ̇̃̐͑̅͏̡̞̖͔̬̫̙͚͓̹̪̝̹͍̫̥͞ͅǪ͕͖̺̝̟̩͉̃̅̋̓ͩ͘ͅN̷̴͙̦͉̗͋̉͊̓ͩ̓̓͝İ̉ͭͣ̀ͯ̃̆͂̌̈͐ͨ̓҉̧̞̦̗͓̺͉̟͚̰̻͠͞K̷̨̜̰̯͓̜̳̤͍̞̯̳̏̌̍̾ͤͣ̽ͭ͑̊͘͡A̴̶̢̮̗͖̖̫̼͎̩͎ͭ̓̓̈̈́͛͗̚͘

【亮白】幻想入恋情.悟

【准备写一个系列】感谢 @『C_Juice』弥生松月.Drunk—祁醉 与我一起制作这个系列
【这个李白是原皮肤,接下来的五个也会一起写的。】
【ooc。】
【李白是读心妖怪】

读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会被吞噬内心。

一个外国人带来的电话,头一次响了起来。

李白看着那个奇怪的东西发出了声音,一款旧式的电话。太吵了。

李白去踢了一脚电话,上面的东西带着一根黑线弹了出来。

“喂,你好,可以听见吗?”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啊……!你…好”李白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捡起来那个传来声音的物品。

“是在害怕我?”电话那边的声音问了一下李白。

“你是?”李白问起来了他。

“啊,这是我刚刚买的,还有点不会用就先随便拨打了一个号码,没想到就拨给你了。”

“是…是这样的嘛?那,找我有什么事呢?还是你使用错了这个东西?”李白握住了电话。

没想到二人聊起来了,意外地很投合。

“今天聊的很愉快以后也这样吧。”诸葛亮笑出了声“把你的电话号码留下来可以吗?”

电话号码,就是下面这些奇怪的字吗?

李白疑惑不解看着下面的阿拉伯数字。

“每一台电话都是这样,所以不用在意”诸葛亮解释道。

“我并不认识这种字,但是……”李白开门见山地说“恕我直言,好奇心害死猫,我是一个令人厌恶的读心妖怪,请以后不要再打来了,不然你会被吞噬内心懂吗?”随后严肃的语气放下来“如果你只是想把我当做你的谈话对象也可以,毕竟隔着电话我无法读到你的心,你也不会被吞噬内心,请放心吧。”

李白将电话放回这个黑匣子上,才知道这会阻断二人的通讯。

“真是莫名其妙的人,真的是很奇怪呢。但不管怎么说……”李白用手托住下巴微笑了起来“这样的感觉并不坏呢”

第二日电话也是响起来了。

“李白你好啊”诸葛亮的语气貌似很愉悦。

“怎么了?不是说不要再打来嘛。”李白挑了一下眉。

“哇噻。我是来问你问题的。”

“问吧。”

“我很好奇你们妖怪,是什么样子?会飞吗?会魔法嘛?”诸葛亮一连串说出来,李白想骂他笨蛋。

“你的问题还真是有点奇怪……也是你们人类的样子啦。”有点嫌弃的语气“飞?这应该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吧,妖怪会飞不是常识吗?没有魔法的话,我就不会飞了,懂吗?”手指缠着电话线“你们人类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傻”感叹说了一句“不过……却很单纯呢。”

“喂!李白出来帮一下忙呗”外面传来了韩信的声音。

“啊,我的朋友现在需要我,我也不能和你谈话了”李白恋恋不舍地说着“不过……下次的话,还是可以打来电话的。”

“那下次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白一直和诸葛亮保持着通讯,也讲着自己的日常。
也对他有了很多好感。

“这么说来也是,你也是个很善良的人呢”李白将旧式电话怀抱在怀内,看着窗外的风景。

“那我们有时间见个面吧。”诸葛亮的话直接让李白羞红了脸。

“好……下次见。”

虽然二人的聊天时间很短,但是每次聊完后,李白的脸上都会洋溢着幸福。

“真好啊。”


“在干什么呢!”韩信推开了房间的门。

李白也吓了一跳。

“下次进门慢点吓着我了。”李白咳嗽了一下“你最近回来的有点晚,大家都很担心你。”

“太白啊……”韩信低下了头。

“?”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韩信的脸色不是很好“你的样子和身上的味道很奇怪啊?”

“不是……”

“算了,或许是错觉。”韩信走了。

再一次拨打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诸葛亮温柔的嗓音。

“你好,怎么了?”

“我还是没勇气说出你的存在。”李白气馁地叹着气。

“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们会都知道的。”诸葛亮安慰着李白。

“好,谢谢关心。”李白紧握住电话“我也知道总有一天都会知道的,还有……虽然这很任性,但是…我们以后可以时间再多一点,和你在一起。”

“好。”

  我对他的感情只有喜欢。

  靠在床边的我,呼吸平稳了起来。
  没错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了他来找我了。很甜蜜。

  “居然少见的睡着了。”刘邦将一些甜点放在了李白的桌子上“你的脸色有点糟啊。”刘邦用手指着李白的脸”眼袋都出来了。”

  “我和往常一样了。”李白迷迷糊糊地“只是想打电话了。”

  “电话?”刘邦疑惑地歪了一下头。

  “啊没事,什么都没有,请给我忘记,谢谢。"李白揉了揉太阳穴。

  韩信其实准备给李白一个惊喜,但是听到了二人的谈话。

  “原来如此。”

第二日

  “哪去了,电话?"李白翻着自己的房间“没有那个东西的话....

  去问问别人吧。

  “你是在找这个吧?”韩信的手上拿着一款旧式电话。

  “韩信?”李白看到了韩信手上的东西“对.谢谢你帮我找回。

  “不。”韩信依旧拿着电话“况且这是我买回来的东西。再怎么说我也不会把它给你了”

  “你再说什么...求你了,把它给我吧。"李白直冒冷汗。

  “李白啊。”韩信长叹了一口气“我虽然不会读心,但是吃人的本能还是有的。”韩信跟李白说着“别忘了妖怪是干什么的,植入他们对妖怪的恐惧,让他们害怕我们,这才是妖怪啊。”

  “韩信,...怎么了?”

  “难道你还没有发现?”韩信笑了笑“你现在和我们捕食的人类,散发出的一模一样的味道啊?”

  李白腿软了下来。

  “一样的恐惧,一样绝望的眼神 这么轻易就被恐惧支配了?”韩信蹲下来看着李白。

  “不... .”

  “啊啊啊烦死了,直说吧”韩信拽起来了电话"可能就是这个。

“这东西一直在影响你,只要没有这个东西”韩信拿着旁边的长枪准备刺入电话内。

“给我住手! "李白大叫了起来,如果没了这个会变成什么样。

在我反应过来,视角正在看着地面。

  “刘邦,放开! "李白准备挣脱,无奈一-旁的张良也控制住了李白。

  “请原谅我的无礼”张良喘着气“我们妖怪是不可能和人类在一起的。”

  我是妖怪,不配有朋友,更不必说恋人了,张良的话直击了我的心。我没有什么想要说出来的。

  居然想着人类会喜欢你。

毫无自知之明。

呵呵。

  “刘邦... ."李白缓缓爬了起来'把这个丢出去吧。”

  在那之后,过了好久。

  想起之前电话的事情,我在想那真的是恋爱吗?还是说电话真的在吞噬我的心?

  “打扰了。”进来的是张良手里拿着电话。

  “虽然听韩信和刘邦说这个东西让李白痛苦了很久,但我不认为是这样。”张良放下来电话“我是知道的,你每次使用它的时候,表情都是比以往幸福的。所以我觉得不应该丢掉他。”

李白对着张良道谢了许久。

拨通了那个号码。

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

“许久不见,你好。”

【亮白/R18】一辆小破车

【新皮肤的车】
【李白是新来的】
【ooc】
【食用愉快】

https://m.weibo.cn/5243827129/4272161755383111

【亮白】请给我一个……

【很好玩的梗】
【ooc】

——————————

诸葛亮:请给我一个可以让我大杀四方的辅助。

明世隐:我在。
明世隐把辅助线放到了诸葛亮身上

诸葛亮:请给我一个可以跟我一起团灭对面的队友。

貂蝉:在的!

诸葛亮:请给我一个可以干(对面)一炮的的输出。

李白:在……

诸葛亮转过头去看,看见李白把他的手搭在诸葛亮的手上,一脸羞涩的表情看着诸葛亮。

【亮白】白色誓约(2)

【继续更新】
【有约白好像】
【哇啊,好玛丽苏】

【ooc】


————————
“我下周准备去大学。”诸葛亮刚准备起身收拾一下,李白就已经帮他收拾了。
“嗯……”李白胡乱地回了他一句,他现在穿的是一件长裙,套着一件白色的纱。
现在是春天,但是这里是北方,虽然已经三月了,但还是会下雪。
“所以你跟我准备一下,我也不住宿舍了,我会租一间房子的。”
“我刚刚大学毕业。”李白想,自己毕业应该去找份工作来租房生活“可以找份工作”
“是吗,我今年大二就比你小两岁而已。”诸葛亮同时也在可怜刚刚毕业的女孩就被逼婚了。

于是到了最尴尬的时候了。
“我打地铺。”诸葛亮说着便抱着被子在地毯上展开。
“那个。”李白看到这是除了父母,让他感受到温柔的第二个人了“谢谢你。”
“嗯,我先睡了。晚安”诸葛亮刚躺下要睡,突然想起来问问这位比他岁数大的李白,要不要多盖点被子,一回头,就感觉自己会长针眼。
李白在脱衣服,虽然露出了酥肩,但是李白还是在往下拽衣服。诸葛亮当然也没有跟女孩同处一屋更别说这种事了。
“对不起!”诸葛亮转过去了头。
“没事。”李白笑了笑“谢谢你关心呢。”
——
——
——
“你先去学校吧,我起码还认识这里的路”李白穿的还是女装,但是为了避免被认出来,扎了个低马尾并且戴上了眼镜,弄了些发卡弄成了斜刘海“我去应聘吧。”
李白想到自己的毕业证和身份证都在家里,就先回自己家吧。
李白每次都没什么记性,所以就在门口的地毯下藏了一个钥匙,偷悄悄打开了门,发现仅仅只是家具上有一些灰尘而已。
但是李白认为这里不能住下去了,不然会被韩信他们找到的。
只好收拾了自己的电子设备和一些个人资料就走了。
——————
“小亮亮!”一个半张脸戴着面具的女人迅速扑到了诸葛亮的身上“好久不见很想你啊。”
“黄月英你下来。”诸葛亮说着就是想推开黄月英,毕竟他的思想就是男女授受不亲。
“诶,无趣。”黄月英揉了揉自己的金发“看你这精神恍惚的样子,不会是被哪家姑娘吸走了吧?”
“……”于是诸葛亮就想到了那个穿着婚纱的李白,的确很美。
——
——
——
“啊……果然是因为我工作经验低吗……”李白叹了口气,应聘了很多家都没有成功,都说他经验低,得适应一下才行。
不过好在一家公司终于答应他了,也就是每天整理资料帮忙答应一下,需要跑腿儿差不多的。
不过这家公司女生多的原因还是因为总裁比较帅?
李白的嘴角不经抽搐了一下。
“啊…确定不是三俗玛丽苏小说内的设定,总感觉接下来我就是那个白莲花女主……”他也不多想了,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开始旁边监督的是一位职位比自己高一些的人在看,看到了李白的勤奋努力,也不经说出了一句诶哟不错哦。

不过还好工作服是中性的,虽然别人还会以为李白是女的。
但是下班后还是要穿女装的,总感觉自己会有女装癖?
——
——
——
“这么快就下班了。”李白看着电脑屏幕还在整理资料。
他等所有人都走了才到了更衣室,换上了女装。
“你……”突然有个男人叫住了他。
李白惊恐地回过头。他现在刚好把裙子套好了,只不过是还没有拉拉链。
“……”李白睁着眼睛看着那个男人。
也是雪白的头发,瞳孔是紫色的,那双眼睛让李白产生了恐惧。
“好吧,变态,随你好了。”男人抛下了一句话就出门了。
在李白好不容易出来,看到前台还有人在,便过去问了一下。
“刚刚那个跟我一样白头发的男人是谁啊?”李白害怕他把他女装的事儿告诉了全公司。
“是总裁啊,百里守约吗。”前台的客服小姐说出来后,发现李白的脸色变得惨白就是像贫血一样。

【云白】健忘的赵云和不耐烦的李白

【ooc】
【这个李白是敏锐之力】
【赵云就是原皮肤】
【学校的小纠纷而已。】
【首尾呼应的标题】


————————

“嗯?啊咧……”赵云翻了翻自己的书包“作业忘带了!”

“又来?子龙老是忘记带作业,今天为止已经是第18次了。”李白在旁边单手撑住脸,仿佛早已习惯了赵云忘带作业。

“李白,给我借一下作业”赵云把书包丢到旁边,转头对李白说。

“不要。”李白马上拒绝了赵云的话“喂,不要随随便便就来拿啊!”

“我明天会带来的”赵云揉着李白的黑发“再说了,我已经做完了只是刚好忘在家里了啊!”

“这算哪样啊……真是的…”尽管李白这样说,还是把作业借给了赵云。

在赵云抄完了作业后。

“第一节课是语文课。”赵云翻了翻眼睛随后准备拿出课本“嗯?”随后抱住了头就要往课桌上磕“啊啊…课本忘拿了。”

“那你每次不能把书放在学校吗?”李白无奈地看向赵云。

“那样的话,作业不就做不了了吗,李白,你脑子不好使啊。”赵云解释道,随后把他和李白的桌子拼在了一起“因此,得让我看。”

“切……”李白小声地说了出来“……(不要)”李白挪了挪自己的椅子“喂喂,赵云你靠的太近了。很热的,烦死了。”

很快又到了中午用餐的时间。

“我开动了”李白今天特意带了自己最喜欢的布丁。

“那个布丁看起来很好吃,能给我吃吗?”赵云指着那个布丁问。

“不行。”李白拒绝了他。

“那……只能一口啊。”李白看在他很烦人就让他吃一口了。

没想到这家伙都吃了,李白拿着空的布丁盒身体都有些颤抖。

“果然李白做的布丁好吃啊,实在是……”·

“哼……”李白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

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竖笛。
赵云吹到中间的时候吹错了一个音。

“赵云。”貂蝉叫住了他。

“是,老师。”

“你好像吹错了一个音。”貂蝉摸着下巴“放学留下来好好练一下吧……老师一会儿有事教不了你,让李白来教你吧。”

“老师……我……”李白想拒绝了貂蝉的要求。

“不行,帮助同学学习有什么不好的?”

——————————————

“放学了。”赵云收拾着书包“李白一会儿去音乐教室……”

但是李白头也不回地就走出去了。

“李白……”赵云跟在他身后。

“我要回家了,不要跟着我”李白嫌弃地看着赵云。

“那个,布丁都吃了对不起。”赵云想了想“我作业以后会带的课本也是。”

“……”李白也没有回答什么,只是走着,但是李白的嘴角逐渐扯开了一丝笑容。

虽然赵云看不见。

过了这条马路就到家了。

(哈……我还是稍微不成熟啊)李白用着余光看向赵云落魄的样子(赵云也反省了自己吗)李白走在斑马线上(下次再做一些布丁送给他,再原谅他吧)李白回头刚准备叫一下赵云。

等等,怎么有车。

向着赵云开来,已经来不及闪开了,虽然只是刚踏上马路而已。


“赵云,车!”李白对着赵云喊着。

“诶?”

(骗人的吧)李白失神了(讨厌的地方有很多,令人反感的地方也有很多。)

(但是……还是想一直在一起。)




还好赵云向后倒去,只是蹭到了腿。

“没事吧……”李白把他拽起来。

“没事……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吧”赵云握着他的手。

“……是…的”李白吸了口气。

“那我们回去练笛子吧。”赵云拍了拍身上的土。

“诶,你还记得……”李白在想他的身体真的没有受伤吗

——————————
第二天

“诶?赵云你怎么哭丧着脸来了?”李白看见了与平常不一样的赵云。

赵云坐在了自己的位置,看着一旁关心自己的李白。

“你是谁啊?我忘了”赵云冷着脸看向李白。

:)

【亮白】白色誓约

【好了已经打算开坑了和贴吧同步】
【就是幻想物语那个】
【ooc】
【耿直亮和体弱白】
【全程女装】

李白望着闪着光的电脑屏,双手放在键盘上敲打着。
“这个也写完了……先睡会儿吧。”李白摘下了黑框眼镜“啊…好累啊,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李白把笔记本放到了桌子上,死死地睡了过去。
——————————
李白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翻翻手机。
看到韩信发来了一条QQ消息。
“今天没课出去玩玩怎么样?”
“好啊^_^”李白发了一个自己不是很喜欢的颜表情。
想了想该穿什么,还是穿了普通的白外套和黑短恤,下面穿的是长裤,因为熬夜赶稿子也有些近视了,所以擦了擦眼镜戴上走了出去。

“兄啊,你每次穿衣服能不能像约会一样好好选衣服啊。”韩信随意吐槽了一下李白的着装“我给你买一身有品味的吧”
“嗯……”李白胡乱地答应了韩信。
——
——
——
——
于是就变成了这样。
李白看见了自己穿的是什么。
可能是他不多多运动经常熬夜的后果,皮肤很白,身体也很苗条,唯独不能接受的就是为什么给他穿上了婚纱,是女装。
是在换衣服的时候被韩信弄晕了。
他看了看周围,他在一辆车内。
“你醒了?”前座开车的人回头看了一眼李白。
“刘邦!?”李白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弟啊,别这样。”刘邦点了一支烟抽“咱相处这么长时间刚刚就跟第一次见我似的。”又吸了一口烟“本来也就是个适合女装的料。”
“不是!怎么回事啊?!”李白恨不得掐死刘邦。
“韩信喜欢你的事儿谁都知道了,谁知道就你不知道呢。”刘邦还是一脸轻松看着他“上次喝酒的时候你都答应嫁给雏儿了,别反悔啊。”
“那是我喝醉了好吗?!”李白说着让刘邦停车“停车,我要下去。”
刘邦没有答应他。
李白看着窗外,现在是在郊外。昨晚刚下了雪,路上全是雪,要是不慢开的话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掉下去,所以刘邦很小心翼翼。
反正去了的话一生就毁了。
李白打开了车门,跳了下去。
“唉!李白!”刘邦看见这个人还真跳了下去,就赶紧停车去抓李白。
“你别过来!我要走!”李白穿着高跟鞋跑的不是很快,只好把水晶高跟鞋的根拔断了。
但没料到,他前往的地方是山崖。

“韩信!李白跑了!”刘邦赶忙拨通了电话,本来以为李白会乖点,如果闹也就是个哭闹砸东西而已,没想到居然跳车跑了。
李白现在对韩信的感情只有厌恶了。
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下面是悬崖,李白前面是悬崖后面是刘邦。
他看着下面,是雪。
可能跳下去也没事吧。
但不的话,会变成他的新娘。
豁出去了。

诸葛亮本身是出来砍柴准备回家的,但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叫声,他抬头看,是来自一个紫色头发的男人,以及掉下悬崖穿着婚纱的新娘。
诸葛亮丢下了怀内的柴火和背篓,不管会不会断了手赶紧抱住了李白。
她的身上很冷,诸葛亮这样想,身体也在抖。
“呜呜…呜……”诸葛亮听见了女孩因为疼痛发出的声音,虽然诸葛亮也被砸得疼了不少。
他想也不想,抱紧了李白就是往家跑了。
————————
————————
诸葛亮安顿好了李白。
才发现这是一个很漂亮的人。
她的白色长发没有一点杂质,仿佛是,诸葛亮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一样?
“不要再看我了……可以吗?”李白下半张脸蒙在被子里“……”
“啊,抱歉。”诸葛亮看到了与他一样的蓝色眼睛“因为你太漂亮了。”
女生一般都喜欢这样的夸奖,诸葛亮但没有意识到李白是男生。
“是……吗?我从小就是这样…”李白憋了口气“但是我不喜欢你这样说我…”李白的体质虽然很弱,但是好在有诸葛亮抱住了他,也没有受多大的伤,身上都是刮刮蹭蹭的,还有一些血。
“你饿了吗?我做了一些鱼汤。”诸葛亮端过来一碗刚做好的鱼汤,虽然诸葛亮对自己的厨艺并不怎么自信。
“好酸!唔……”虽然很酸,但是李白全都喝下去了,毕竟别人给的食物不要嫌弃。

李白现在回去的话肯定也是被迫结婚,他可不想回去。
他的父母也…不在人世了。
“先生,请你留下我吧。”李白的声音因为长期未喝水嗓子变得沙哑了起来“您让我干什么我都会做的。”
诸葛亮被这个突如其来地请求有点傻了,这姑娘为什么不回去结婚反而要留下来。
“不是!你为什么不回去跟你的男朋友结婚啊。”诸葛亮问了李白一句话。
“我是被迫的。”李白平静地说了出来“我不想回去,那里没有我值得留恋的东西。”
“好吧……”诸葛亮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准备找个时机把李白送回去。
“那我先上山砍些柴,你好好休息吧。”诸葛亮披上了长袍,外面的天气很好“稍后见。”门关上了。
李白这时也站了起来,这里差不多就是林中小屋一样,看起来很温馨,木头也是受过热温度并没有受潮,还有一个不是很大的火炉,但让李白感受到了温暖,他现在应该帮他收拾一下家吗。
自从父母去世了,他也成年了决心离开亲戚家自己出来工作,生活经验也积累了不少。
他穿着一身婚纱做着繁琐的动作。

诸葛亮刚刚还去了城市买了女的衣服,考虑到不知道对方的体型,买了好几套。
但是李白认为只要能有衣服穿就行了。
顺便在无聊的时候准备好了晚饭,他只是煮了些汤而已。
诸葛亮打开门就是看到了李白在忙。
“你在做什么?”诸葛亮看了过去,没想到李白的厨艺居然还挺好?
“那个,我做了些汤,不嫌弃的话就喝了吧。”李白端着不大不小的碗坐了下来“算是我感谢你了……”
“我买了衣服,吃完后去试试吧。”诸葛亮手里提着几个袋子,里面的衣服可以说都是店员推荐的牌子“穿着婚纱很难行动吧。”
“嗯,谢谢你。”李白将卡在头上的卡子拔了下来顺带头纱也掉了下来。
“我叫李白。”
“我叫诸葛亮”

【亮白】幻想物语

【文设定很奇怪】
【差不多是被女装的凤白逃婚,逃到了荒郊野外从7米搞的悬崖掉下来遇到诸葛亮的故事】
【我昨天做梦做出来的】
【真的,梦到了婚纱凤白惊艳得我窒息了。】
【可以的话,我想在亮白贴吧写长篇】
【这个是故事差不多的样子】

我会死吗,李白看着已经靠近自己的地面。

他是李白,今年才19岁而已,却被绑架逼婚了。对方是自己的发小,在当他穿上了婚纱站在镜子前沉默,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纱是白百合蕾丝边,婚纱并不是那种公主裙,是露着大腿的,还有一双很难穿的透明高跟鞋,手里的捧花是雏菊粉玫瑰和百合花。李白看向开着的窗户,看到了一线生机,头上戴着的白百合头纱被他用力一扯丢到地上。把高跟鞋丢了出去,跳窗跑了,结婚的地方是在一个郊外的教堂内,李白跑到了悬崖边,看了看恳求他回去的韩信,他不想。回去只有嫁给他的选择。

诸葛亮也是奇了怪,今天本身应该出门去采集一些木材好回去生火的,却看到了悬崖上有一个女孩?看样子是要跳崖,另一边是穿着白西服的男人,是男女关系吵架了吗,看样子是结婚了。

诸葛亮也没敢多想,抖了抖苍蓝色头发上的雪,正准备回去的时候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女孩纵身跳下,并且是头着地的,接下来会很危险。

诸葛亮原本抱着的木材丢到了一旁。

飞扑了过去才抱住了李白,虽然他感觉到一阵剧痛,不过好歹救了她一条命。

女孩的呼吸很微弱,脸都白了不少,恐怕是受了不少惊吓。

诸葛亮决定先带她会他的家。

______

李白一直在盯着诸葛亮,尤其是那双眼睛,里面有一丝疑惑和害怕。

“你没事了吗?”诸葛亮试探性地去问了一下。

“嗯。”李白说着要起来,却感觉到腰部的疼痛感,这是不小心摔疼了吧“嘶——”衣服也很薄,冻着了李白。

“姑娘现在不要起来请静养一段时间。”诸葛亮连忙扶着李白又塞回了被子。

“话说你是因为什么跳崖的?”诸葛亮为了不使尴尬,问了问李白。

“我的发小逼我和他结婚。”李白的声音很小。

“是这样吗?”诸葛亮叹了口气“话说……这身衣服不是很轻便吧,我这里有件我的衬衫可以行动快点。”

李白很想说他是男的,但是怕被当成变态。

“好。”李白刚要起身就感觉到腰疼,但是他还是强忍着起来了。

看到了这个女孩的样子,诸葛亮的心里形容李白的词,恐怕只有好看了。

“你换吧。”诸葛亮转过了身。

“嗯,谢了。”李白吸了口凉气,撕下了繁琐的婚纱。

“你在干什么?”诸葛亮听到了撕衣服的声音察觉到不对劲,但随即就是看到了人家姑娘的大腿,赶紧转回了头。

————————

“好了。”诸葛亮转过头就看到了拿衬衫当裙子穿的李白,因为衬衫太大了“还有点冷。”李白抱住了双腿以防双腿寒冷。

“过几天我去给你买些保暖的衣物吧。”诸葛亮往火炉里添了些柴火“话说,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我叫诸葛亮,你呢?”

“李白……”

——————————

李白穿着诸葛亮买来的一身长袍,出门了,而且这是他这个星期第一次出门。

外面下着小雪,洒落在松树上,远处的湖面已结成冰,不知道为什么李白觉得这样的风景很美。

“好美……”李白脱口而出,看到这样的风景,李白的表情也温柔了下来,脸上有了一些红晕。

“谢谢你……”李白这句话包含了很多意思,比如诸葛亮救了李白,照顾了他,带他来看这么美的景色。

诸葛亮感觉心被打开了。

【all李白】圣母范海辛

【不是很懂这类,但还是想试试西方的设定?】
【ooc】【范海辛怀孕】
【第一人称】
【第一次这么写,有错见谅吧emmmm,之后会去多学习的】
【写的时候很带感emmmm】

那一夜,我梦见了天使,但不知道他的名字,或许也不能用他吧,天使都是无性别的,不过我稍微知道一些,他可能就是天使长?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很奇怪,我明明是个猎魔人,却梦到了天使,圣经我也不会经常看,因为我是孤儿,从小不会接触这些东西,直到加入圣堂才开始了解。

不过我依稀记得这是个很荒唐的梦,那就是我怀上了天使的孩子。

在做完这个梦我惊醒了,擦了擦嘴角还残留的口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表,现在是四点,马上就要起床了,不过我感觉到肚子很奇怪。

“嗯?”我不敢相信看着自己的肚子,但是它却是涨大了不少,我最近也没有好吃懒做,全是在外面做任务,难道真的怀了天使的孩子?或者是有人在我睡眠的时候对我下手了?不过不可能,圣堂的守卫是很森严的,连一只恶心的小蝙蝠都不可能的。

我捂着腹部穿戴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看到了同样是穿好衣服刚出门的赵云也出来了,我们就习惯性打了招呼,说笑了一会儿。

“我有点难受,先休息一会儿……”我越发觉得肚子疼了,并不是那种吃坏了东西的感觉,而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踢我。

赵云也没有问什么,搀扶着我到了房间里盖上被子也就走了。

“主啊,我这是……”我大喘着望向天花板上十二位神的图案“怀孕了…唔!!”又是一阵疼痛,我手心现在满是汗水,寒毛树立了起来,抓紧了被单以防自己叫出声。

但还是难逃一劫,肚子越来越疼,几乎我是快死了,最后我只能喘着气,没有任何力气来反抗肚子内的剧痛昏了过去。

————————————

“神啊,求你保佑这位善良的猎魔人平安。”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露娜在一旁在胸口划十字,嘴里的祈祷词不断地说了出来,貌似疼痛也少了很多,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看清了周围有许多人,包括为我盖上被子的赵云。

“哦,亲爱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听声音识人,这个人便是特使,我很讨厌他对我说亲爱的“韩特使,请你不要用这么亲密的称呼来跟我套近乎好吗?”

“难道我们的爱还不够多吗,亲爱的范海辛先生。”韩信还是对我用了这么恶心的称呼,我也懒得反驳他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请问我们这里的牧师在吗?”

在众人不理解的时候,张良不慢不快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询问我的症状。

“我想鉴定一下我有没有怀孕。”我刚说完这句话,房间内所有人几乎全是喊oh my god或是wtf,露娜更是停不下来的划十字了。

张良并没有像他们那样不敢相信而是笑了笑答应我“好啊。”

——————————————————

“原来是这样……”张良像是放心了,叹了口气“恭喜你,是怀上了。”

一向冷漠的指挥官诸葛亮终于有点接受不了,他大步向前开始追问“是谁干的?赶快处死。”范海辛睡眠的时候也是很警惕的,经过韩信多次骚扰众人得出了这个结论,所以并不是有人在他睡眠的时候让他怀上了。

“天呐!哦!范海辛快想一想你做任务的时候。”蔷薇恋人本只是对范海辛关心病情而已,但是没想到居然是怀孕,从历史上说也没有男性怀过孕。

“没有。”我敢肯定,因为没人会对我动手,毕竟谁会重口的去上一个男的“或许…是天使的孩子吧。”

“什么?!”房间里的人又是炸开了,怀上就算了还是神的孩子,不敢相信。

“是谁的!快说!”云端筑梦师只关注睡觉的庄周都这么关注这件事,我只好说出他是天使长。

“撒旦?!天呐,怎会是他!!”貂蝉痛苦地哀叫道,一旁的露娜赶快给他递了杯葡萄汁来缓解心情。

我想生下来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是这样提示我,因为这是寄宿在我身上的神之子啊。

————————————————

不过生孩子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生过孩子的孙小姐提示我注意饮食,在她说出来的那刻,简直就是将我抛掷到地狱。

“怀孕了,必须吃绿色蔬菜补充营养,禁止熬夜,禁止零食,不要剧烈运动。”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我试探问了一句“那酒呢……”

“也是不允许的。”

那时我的世界如同崩塌了一下,就算是让德古拉把我的血吸完我也不要不喝酒的日子。

——————————————————

“主啊,范海辛是多么的可怜。”貂蝉躲到了露娜的身后,看着范海辛穿着宽敞的衣服吃着难以下咽的蔬菜以及热水,范海辛每顿饭必须有酒的,但如今为了孩子,他也只能放弃了。

刚度过晚餐,就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德古拉?”范海辛睁大了眼睛“怎么来了?不会是饿得快死了来我们这里偷血吧?”范海辛知道他现在很难行动,毕竟肚子里有孩子。

“我说是呢~”德古拉笑了笑,坐在范海辛的阳台上,并且将一道血气劈向了范海辛,范海辛没有抵抗,反倒是护着肚子,尽量保护着肚子跪趴了下来。

“等等,你在搞什么?”德古拉本认为范海辛会躲开,但没想到居然没有躲,反而做出让自己疑惑不解的动作“你在做什么!”德古拉眼看来不及了赶忙抱起范海辛躲到一旁。

“快放他下来,恶毒的吸血鬼!”扁鹊无奈地挠了挠头“范海辛他怀孕了!”

“?!怀孕……”德古拉也惊了一下,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范海辛会怀孕这件事,而且在他仔细观察过,也发现范海辛的肚子跟以前比变大了不少。

他扯了扯嘴角,只好放弃了这个调戏圣堂的机会,离开了。

“范海辛,怀孕了就不要独自行动了,应该让别人帮助你了。”扁鹊看到了大喘着气的范海辛,只好打来了一些热水让他喝下去随后睡觉,为了以免德古拉来袭击他,只好坐在了范海辛的平常看书的椅子上休息。

————————————————

之后我也不熬夜了,也觉得粥其实也不错,热水也更是不错的,虽然还是没有酒好喝,但是肚子里的气息平稳了不少,头一次感觉当一个母亲是如此的幸福,我从小没有感受到母爱,更多的是来自圣堂的关爱,才让我如此幸福。

离孩子出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众人也开始考虑该怎么喂养孩子了,我肯定没有母乳什么的,那样太羞耻了,最后决定应该去找一个刚生孩子不久的女人来帮我喂这个孩子。

至于养孩子,有经验的恐怕只有孙小姐了,其他人简直是一团乱。

我希望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可以感受到母爱父爱。

————————————————

孩子生下来了,是女孩子,发色瞳色是遗传我的,皮肤是月牙白,是天使长的吧,嘴和鼻子不像我的,如果能见到撒旦的话那我应该就能好好去看看他们的五官是否相似吧。

————————————————

不过在孩子每次问我爸爸在哪里,我只好笑着说“是天使哦……你是神的孩子。”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但我还是要认为这是神的孩子。

【亮白】噩梦

【我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发个糖就跑了】
【会说梦话的李白!(其实就是发点声音emmmm)】
【受梦见攻死的梗】

李白穿着睡衣双腿夹着单薄的被子,翻来覆去的,也让诸葛亮醒来看一看他究竟在干什么。

“唔……”李白发出来的声音貌似是要哭了一样,他攥紧了床单“不…要…离”

诸葛亮想了想把空调调低了一点,把被子掀开丢到一旁,抱住了李白,将他搂在怀里。

“小傻瓜,瞧你把床弄得都乱了。”诸葛亮亲了亲他的额头“下次不要再做噩梦了。”

李白原本皱着眉头绷着的脸也舒缓了许多,用双腿夹住了诸葛亮的一条腿安稳地睡去。

夜里安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