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毒少女·铃连

梦想是东药共荣

龟鬼啊,求你不要吃了
米线儿,求你快奶我一口


J̨̡͎͍̺̮̲̱̻̰̖̼̟̎ͧ͋͂ͪ̿̏͆ͫŲ̢̨̳̭̻͖̘̯͔ͫͪ͋͋̓̌ͣ̎͂̍̋͞ͅŚ̶̡̢̤̯̩͎̤͙͙̝̹͉̘̠̦͎ͧ̒̔͘͟ͅT̡̈́͛̏ͬ̔̒̂̇ͤ̂ͥͦͬ͜҉͕̖̟͙͉̕ ̧̣̣̝̗͎̻̯͇͎̩̪͚͙̣̮̜͗̇ͬ̓ͪ͛ͩ̃̄͒͐̈ͥ̀̆͊̔̈́̿͜M̊ͥ̃ͬ̓ͯ̀̾ͪ̒̇ͪͪ̇̃̐͑̅͏̡̞̖͔̬̫̙͚͓̹̪̝̹͍̫̥͞ͅǪ͕͖̺̝̟̩͉̃̅̋̓ͩ͘ͅN̷̴͙̦͉̗͋̉͊̓ͩ̓̓͝İ̉ͭͣ̀ͯ̃̆͂̌̈͐ͨ̓҉̧̞̦̗͓̺͉̟͚̰̻͠͞K̷̨̜̰̯͓̜̳̤͍̞̯̳̏̌̍̾ͤͣ̽ͭ͑̊͘͡A̴̶̢̮̗͖̖̫̼͎̩͎ͭ̓̓̈̈́͛͗̚͘

【信白】白色幸福

『好久没有写文了,不知道文风和文笔怎么样了』
『有一些微h』
『致郁,不适合心情差看』
『ooc,恶语。』
『黑化有,人物渣个性』

『大致是李白失忆前和韩信是情侣,后来因为李白得了白化病,因为被阳光照射(白化病患者不能被阳光照射),然后病重后,韩信本来是想要忘了李白,误以为李白会死。但李白出院后,头发已经是全白,因为做手术的时候眼睛瞎了,然后把原有白化病的红瞳换成了朋友的蓝瞳。然后因为失忆了,一直在寻找韩信。韩信为了不让李白离开自己,故意玩坏李白,失去意识,一直待在他身边』

我叫李白。

对。

普遍的李姓,白色的白。

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记得

在我失忆前,我是一个有着紫色狐耳的人。

在那一次,就是自己的身体被插满玻璃管,急促地吸收着氧气,身边有一抹白色注视着我,几乎是看待死人一样的眼神,金色的眸子里,有着一丝不耐烦。

他叫……

什么啊?

我望着灰白的天空。

现在的我,像是转生过一样,外人都说我,雪一样结白的肌肤,没有杂质的奶白色发丝,以及,那样一双,清澈见底的瞳眸。

今天,干什么呢?

我打着一顶黑色的遮阳伞。

在一堆陌生的面孔中,来回穿梭,几乎走到了黑夜即将到来的时间,地上有一抹熟悉的白色,白色的长马尾。

“需要我的帮忙吗?”我屈膝,伸出苍白的右手,挑着眉毛,带着一丝友好的微笑问向他。

这个场景眼熟极了啊,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需要我的帮忙吗?”耳熟的声音,银发马尾男生笑得很迷人,卑微的我不敢看向他,我捂住自己的狐狸耳朵想要跑走,但是腿上的伤却制止了我。

“谢谢……”便伸出了左手。

现在,他在我的面前,倒在血泊中。

“再问一遍,需、要、我、的、帮、助、吗?”我友好的笑容,瞬间带有了挑衅。

“救…救我”倒入血泊中,是我熟悉不过的男生,但又是陌生人的样子,好看的银色,已经染有了血红色,看他苍白的脸颊来说,看来是,被人刺伤了呢。

“那好吧,不过你得回答我的问题”我掏出手机,拨向了那个号码120“你的眼中有过我吗?”

“什……什么?”男人为了得救,用着微弱的声音回答着我,果然人啊,都是贪生怕死。

“好了。”我走掉了,恶狠狠地瞪着那名男性“你不会死的。”

现在是,夏季啊,真好。

我穿上学校的校服,戴上脖子上标志性的项圈,戴上耳机,听着我最喜欢的音乐,对,一切都是黑色的,只有自己是纯白色的。

燥热的天气。

热。

本能的说出,即使是买了多少根冰棍,也无法消散。

“您好,请问你是李白吗?”我条件性地转过头,啊,是熟悉再也不过的陌生人。

“啊,是,怎么了?”我闭上双眼,停止去看他。

现在倒是神清气爽的,不知道前几个月晚上,有没有大失血倒在那里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韩信,也就是银发马尾的那个男子,他想起来了,那晚李白恶狠狠瞪他的眼神,他知道是谁了,是那个倾慕自己已久的一个学弟,也叫李白,听说一年前去世了也就没有追究。令韩信可笑的是,他居然当过他的男朋友,还上过床,好像是后来被查出白化病,自己才离开了他。

狐耳朵,惹人怜爱。

只是因为有一次被太阳照射,因为时间太长,所以才住了院,后来情况越来越恶劣,就没有打听了,不知道是死是活。

“我的眼内好像有过你哦。”韩信的答案让李白出乎意料“再怎样也好,我也知道你的弱点”韩信捂住了李白的嘴,直至李白离死亡只差一步。

啊,我醒来了,李白看着黑暗的房间。

“又是哪种烂人喜欢囚禁play?”

故意说出恶语,黑暗中的人,貌似是啧了一声,便向我走来。

“是不是要杀了我,然后再把我从头到尾浇灌硫酸,最后在分尸了喂狗呢?”李白不耐烦地看着韩信。

“不不不,李白先生,算我对你小看了。”韩信的手背划向刀背“不能说李白先生,是李白学弟吧。”

啊  头好痛  不要让我想起来,恶心的事情。

李白捂着头部,美好的回忆,还是破碎的。

很像呢举起了李白的有手臂,上面刻着信的痕迹,貌似是在失忆前刻下的。

“就……这么爱我的吗?即使得了白化病?”韩信亲吻着那片痕迹,似乎是被火烧灼了一般,李白想收回手,但被拽得更紧“但是……为什么……瞳色是蓝色?”李白的心一下子就空了,当初他基本就是瞎了,那两枚蓝色的眼球,还是自己的好朋友,在死前说要移植给他的“失忆了啊……”韩信的话让李白拉回了现实“貌似是想起来了什么,不妨再想一想,比这更早的事情。”

更早的吗?

第一次喜欢的对象是男生,第一次和他说话,帮他递水,触碰到了指尖,在情人节送出巧克力,亲吻,再然后就是……上床。

“闭嘴……”李白捂住头部,瞳孔缩小了,他不想再想了,因为他想到,自己在快死了的时候,他只看过一眼,而且还是冷漠的眼神,在那个晚上,他祈求的眼神向李白求救,形成了对比啊。

李白被韩信按在了床上。

仿佛像是脑子要炸开一样,盯着天花板。

要死了……要死了,不断地说着。

“看着我!”韩信的唇瓣贴住了李白的唇瓣,与其说是接吻,不如说像一个侵略者大肆地攻占扩大自己的殖民地而已。

李白哭了,无意识地哭了,像是心灵打击一般。

衣服被粗暴地扯开,冰凉的触感,才让李白拉回了几丝理智。

“不要…不要啊。”粗暴地就进入了,没有润滑,但是血的润滑,让韩信更好地进出入了“疼……”

腰肢被男人托着,似乎只要一动,就会随意散架。

“啊 唔,好奇怪啊…疼!”胡乱地说出一些自己不懂的词汇,继续被侵略着。

等慢下几分后,李白抬起头,缓缓地说道。

“哈哈哈……”李白嘲讽的笑着“强奸犯……”

这次顶得更深了,连李白都后悔了几分为何要骂韩信,难道就是因为仇恨吗?还是……其他?

“我存在于你的眼中吗?”又是这个问题,李白看向韩信深邃的瞳内。

只有自己模糊的身影。

“有……啊。”迟钝的回答,貌似是犹豫。

但是我看向另一个瞳仁,是,那个,狐狸耳朵,紫色发丝的我。

等等,不对啊……为什么,明明都是一个人,为什么会出现不同的样子在他的眼睛里。

难道说……………难道……

“太白啊,去散步吗?”

韩信牵着李白僵硬的手,兴奋地说道。

“为什么……”李白无神地眼睛瞪着他。

你的眼内从来没有我。

『不知道这次的内容,会不会有人喜欢,不过说一下,不喜欢的话,不要说出来,尽量配合,我这个人很在意评论,会因为一个评论,思考很多天。虽然我的话过激了,但是这就是我想说的话。谢谢各位』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