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毒少女·铃连

梦想是东药共荣

龟鬼啊,求你不要吃了
米线儿,求你快奶我一口


J̨̡͎͍̺̮̲̱̻̰̖̼̟̎ͧ͋͂ͪ̿̏͆ͫŲ̢̨̳̭̻͖̘̯͔ͫͪ͋͋̓̌ͣ̎͂̍̋͞ͅŚ̶̡̢̤̯̩͎̤͙͙̝̹͉̘̠̦͎ͧ̒̔͘͟ͅT̡̈́͛̏ͬ̔̒̂̇ͤ̂ͥͦͬ͜҉͕̖̟͙͉̕ ̧̣̣̝̗͎̻̯͇͎̩̪͚͙̣̮̜͗̇ͬ̓ͪ͛ͩ̃̄͒͐̈ͥ̀̆͊̔̈́̿͜M̊ͥ̃ͬ̓ͯ̀̾ͪ̒̇ͪͪ̇̃̐͑̅͏̡̞̖͔̬̫̙͚͓̹̪̝̹͍̫̥͞ͅǪ͕͖̺̝̟̩͉̃̅̋̓ͩ͘ͅN̷̴͙̦͉̗͋̉͊̓ͩ̓̓͝İ̉ͭͣ̀ͯ̃̆͂̌̈͐ͨ̓҉̧̞̦̗͓̺͉̟͚̰̻͠͞K̷̨̜̰̯͓̜̳̤͍̞̯̳̏̌̍̾ͤͣ̽ͭ͑̊͘͡A̴̶̢̮̗͖̖̫̼͎̩͎ͭ̓̓̈̈́͛͗̚͘

【信白.亮白】李白的樱花树盛开事件

一篇打斗文。
李白死亡。

李白死了,这是事实。
那是韩信第一次大声地嚎哭着,跪在李白的墓前。
“李家之子,在樱花开放之时,再现于此世”这是韩信在李白的日记本上看见的。
他貌似知道了,是李白家门口那棵常年不开放的樱花树。

“这棵树开不了花吧?”韩信看着李白,李白在细心地为樱花树浇水,施肥,倚靠着粗壮的树干,聆听风的声音。
这种事情……不是很容易就可以达成吗?
于是便找来了精灵公主,王昭君。
“能不能帮我让这棵树开花?”
“小意思。”
在这几天都时间,花开的很快。

但是这个时候,诸葛亮的心开始有一丝不安了。
“怎么回事……这几天院子里的植物都枯死了……外面的农田也是……”诸葛亮抓住额前的碎发思考着。
“李家之子,在樱花开放之时,再现于此世……”诸葛亮揉了揉眼睛,貌似没有看错,就是李白的影子,在说着一些话“但代价为,万物皆死。”“李白”转过了头,对着诸葛亮嫣然一笑。
“太白?”
“孔明。”温暖的声音唤了一声“过几天我就会复活的哦,但是生物都会死掉的,如果想要阻止的话,去我家门口的樱花树去找韩信吧……”

马上,马上太白就可以回到我的身边了,看着王昭君在樱花树下吟唱着歌,樱花已经长满了整个樱花树。
“就差一点点了……”
“韩信快停下来!”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韩信一跳。
“何事?”韩信斜视看向诸葛亮,眼中有着一丝烦躁。
“如果李白复活的话,生物都会死的!”诸葛亮挥开右手,一枚晶蓝色锥形的贤者之石冲向了王昭君,将她击落。
“可恶……。”韩信啧了一声,他才不管什么世界,他想要的只是白,太白,他最爱的李白而已。
诸葛亮先下手为强,贤者之石在诸葛亮的身旁旋转着,极速地冲向韩信。
(铛!)韩信挥出长枪,将晶石击落又冲向诸葛亮,划伤了他的身体。
“呵……貌似我不占优势呢。”诸葛亮苦笑了一下。
“那我们都不用魔道和武器怎么样,用武力解决吧!像个男人一样!”韩信将长枪丢落在地上,诸葛亮也拿出那把浅蓝色的羽扇,像韩信那样丢在地上。
诸葛亮也并不像是那种只会魔道的那种脆弱不堪的人,还是很会用武的。
“可以使用位移技能吧。”诸葛亮浅笑了一下。
“可以。”
利用两段位移快速地闪到韩信的身后,把三分之二的力量用在右腿上,踢向韩信的后背,将他击落在地面上,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尘土飞扬,已经看不见韩信的身影了。
(不会是……死了吧…不,他没那么脆弱……)诸葛亮有点疲惫,毕竟是经常用魔道的人,今日却用武来解决单挑的事情,简直对他来说就是压迫。

“这一下子会很疼。”韩信利用一技能便来到了诸葛亮的背后。
“怎……么会!!”
“虽说捏住脑袋更简单点,但那样就不会更疼了对吧?”韩信单手抓住了诸葛亮头,力气出奇得大,但是诸葛亮的位移CD还在冷却“谢礼是三倍返还哟。”本来在高空的战斗,一瞬间韩信将诸葛亮整个人按在了地面上。
诸葛亮感觉全身像散架了一样,但是马上又感觉到自己被丢了出去。
“继续。”韩信貌似现在很愉悦。
又看到了,韩信很快就过来往诸葛亮的肚子上捣了一拳,重重的。
好不容易位移CD冷却成功,闪回到地面上。
“咔,咳咳,哈”诸葛亮大口吐着鲜血。
“如何?”韩信眯起双眸挑衅道“像你这样的人,还怎么保护太白?”
“是……啊…太白也不喜欢太血腥…的事物。”抹了把嘴边的鲜血,扶着树干站了起来“你啊……还真是……血腥呢。”诸葛亮竖起了中指“就算一会儿被我杀了,你也别瞎比比了。”

“诶呦,我们的孔明大人,这可是我的台词”将大拇指露出,四指握紧,向下一划,都是鄙视的手势。

韩信伸手劈向诸葛亮,诸葛亮一低头,只是掠过他的发丝而已,韩信正打算再出一击的时候,发现诸葛亮,不见了。
“这家伙的力气怎么这么大。”韩信看到扑面而来的巨型石头,来不及闪开了。
“我可没有打算做下酒菜的准备。”诸葛亮扇着羽扇嘲讽地说道。
“可惜啊。”石头裂开了,从中间,韩信的十指满是鲜血,没错,运用一些法力而已“我讨厌被恶心的人消化”韩信笑了笑“话说你不累吗?啧”
“不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貌似是什么尖利的东西在扎,韩信的血管,尽管诸葛亮没有用魔道,他手上拿着贤者之石变成的匕首,尖锐无比“混账!!”
“既然警告过你了……就算杀了你,也绝不会停止……”诸葛亮感觉到韩信的手臂已经被他斩断了,大量红黑色的血液喷发而出。
“真厉害啊……头有些疼。”诸葛亮听到了沙沙的声音,但是,只要有魔道的人,都有将断掉或失去的身体一部分马上恢复。
“说着要取人命,要赢,但却不瞄准心脏。”韩信站了起来“别太小看我了……如果不三倍返还……就对不住你了!!”

“操!!怎么那么快”完全跟不上眼睛的速度了,只能看到一抹红色在接近自己。
来不及躲闪了。
韩信将右手直接捅入诸葛亮的胸膛内“全都交给你,疼痛的感觉是这样的!”貌似诸葛亮的身体要被撕裂开了一样,被韩信开着口子。
不断地吐出鲜血。

“你他妈的!!”在诸葛亮打算动用魔道的时候。

“到此为止!!”灵魂体的李白在樱花开到九分的时候已经是实体再现了“这样的战斗已经毫无意义了!!”

“为什么……你还有实体?”诸葛亮大喘着粗气。

“九分开已经是樱花树的极限了,所以它没有办法开满。自然对生物造成不了威胁,但是我现在的身体虽然是实体,但是等冬天的时候,我就是幽灵体了。”

李白看到了二人身上的伤痕,尤其是诸葛亮,虽然在复合,但是脸上的血迹,蓝白色的发丝都被染红了。
李白抱住了诸葛亮。
“诸葛亮…下次不要再为我……做这样的傻事了……”李白抽噎着。
“是……”诸葛亮只感觉很温暖,春天,真好啊。
“一切都白做了啊…”韩信擦了擦血迹“一会儿去附近的温泉泡澡吧,就当我请客了。”
“居然能蹭到你的便宜,感觉这辈子赚了的样子。”李白叹了口气。
“你什么意思?!”
“哈?”王昭君站在樱花树下“一切-都白-干-了???”虽然这样说着“但是,李家的樱花树真的很美啊。”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