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J̨̡͎͍̺̮̲̱̻̰̖̼̟̎ͧ͋͂ͪ̿̏͆ͫŲ̢̨̳̭̻͖̘̯͔ͫͪ͋͋̓̌ͣ̎͂̍̋͞ͅŚ̶̡̢̤̯̩͎̤͙͙̝̹͉̘̠̦͎ͧ̒̔͘͟ͅT̡̈́͛̏ͬ̔̒̂̇ͤ̂ͥͦͬ͜҉͕̖̟͙͉̕ ̧̣̣̝̗͎̻̯͇͎̩̪͚͙̣̮̜͗̇ͬ̓ͪ͛ͩ̃̄͒͐̈ͥ̀̆͊̔̈́̿͜M̊ͥ̃ͬ̓ͯ̀̾ͪ̒̇ͪͪ̇̃̐͑̅͏̡̞̖͔̬̫̙͚͓̹̪̝̹͍̫̥͞ͅǪ͕͖̺̝̟̩͉̃̅̋̓ͩ͘ͅN̷̴͙̦͉̗͋̉͊̓ͩ̓̓͝İ̉ͭͣ̀ͯ̃̆͂̌̈͐ͨ̓҉̧̞̦̗͓̺͉̟͚̰̻͠͞K̷̨̜̰̯͓̜̳̤͍̞̯̳̏̌̍̾ͤͣ̽ͭ͑̊͘͡A̴̶̢̮̗͖̖̫̼͎̩ͭ̓̓̈̈́͛͗̚͘

【亮白】像雪一样白

【今天也为亮白添砖】
【李白的设定怕你们接受不了】
【ummm接受不了就不要骂我了】
【韩信贼恐怖(注意)】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比李白高了半个身子的庄周将小李白的伤口包扎好了“这个是我收养的另一名孤儿,他叫诸葛亮。”

“……李白不开口,低着头“意思是,你就要成为我的主人了吗?”

“主人?这是什么恶趣味的称呼”庄周挑了挑眉“之前那些人究竟对你做了些什么啊……”

李白闭着眼睛。

“我不想说……”之前他被之前的主人收养后,孩子们都先是会用叉子了或者筷子,他而是用叉子之前已经会用剑了。他常常会被收养的人粗暴地虐待,先开始是经常哭,之后却发现哭也没有用,会浪费水分,便停止了哭泣,他经常被扯烂了衣服,服侍他的主人,之后握着青莲剑坐在角落里,尽量地去把被侵犯地液体清理掉。

“不想说也就算了吧……有什么不懂的,去问诸葛亮吧”庄周示意诸葛亮带着李白去宿舍。

“知道了。”诸葛亮握着李白冰凉的手“你叫李白吗?曾经在这片领地里,你雪原之花的名称很火呢,一开始还以为你是女孩子。”

“……啊…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李白失了魂的双瞳内没有任何色彩“我的腰很疼…能不能先去休息……”

“可以哦,但是先去洗个澡,再去把衣服换了。”诸葛亮已经感觉到李白快睡着了“我也可以帮你洗。”

“谢谢”

李白意外的轻,常年没有摄取有价值的营养事物,他的身体也很纤细,上面也有被殴打的痕迹和黑青,大腿内侧更是有好几片红,诸葛亮也发现他的嘴居然溃疡了。

“这些人究竟做了些什么啊……”诸葛亮心疼地摸了摸李白的头发。

其实,他还有点害羞,这是第一次摸人的裸体。

“你在看什么?”李白突然醒了问道。

“洗发露和沐浴露我都给你放好了,我先出去了。”诸葛亮缓缓说道。

这是一张双人床,李白和诸葛亮是背对背地睡着了。

李白很贪睡,第二天要去上课的时候也没有醒,当诸葛亮伸出手准备叫他去起床,李白很快抓住了他的手。

“对不起……我下意识…”李白意识到那是诸葛亮“如果你不开心的话就……打我吧”

“我怎么会打你呢,傻瓜。”诸葛亮揉了揉李白的头,递给他一套校服。

今天没想到居然是魔法课。
听说是控制水银改变形状。

李白没有什么天赋,什么都变不出来。

“对不起,主人。”李白低着头对庄周说道。
“这不怪你。还有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子休就好了。”庄周递给了他一瓶果酒。

“哈!好厉害!”不知是谁传过来的声音,李白转头看去,是同岁的韩信,用水银变出了蓝buff的样子。

“哇!诸葛亮也很厉害嘛!!”又是一声惊叹,李白也看过去,诸葛亮用水银变出了一个酷似酒葫芦的形状,看得李白两眼发光。

“……”韩信握紧了双拳。

在放学后。

“你先下楼等会儿我,我去问老师题。”诸葛亮对着李白说“晚饭吃排骨好吗?”

“嗯。”李白走了下去。

“那,老师再见,谢谢您的指导。”诸葛亮朝着芈月老师挥了挥手。

在即将下楼梯的时候,韩信出来了。

“喂,诸葛亮。”韩信很不爽地看了看他。

“怎么了?韩信同学。”诸葛亮微笑地看着他。

“你这家伙……不会是喜欢李白吧?”韩信又翻了个白眼“今天和他卿卿我我的。”

“……也许”

“哦,拜拜。”

诸葛亮扭头刚想说一句神经病,便被推了下去。

疼痛感不断地向身体袭来,膝盖也被磕出了血。

李白等了半天诸葛亮,没有过来,想上楼看看他,刚走到二楼,就看到了诸葛亮趴在地上,韩信缓缓下了楼。

李白见状赶快躲了起来。

“我告诉你。李白是老子的。”韩信的脚碾着诸葛亮的腿。

“啊啊!!”诸葛亮感觉腿很疼“凭什么?!!”

“你这种人,还是赶快去死吧!!”韩信的那只脚更用力了,连踹了诸葛亮很多下。

李白回想起来了,他以前也是被这么虐待,他害怕极了,捂住了嘴,靠着墙角坐了下来,但不小心传出来了哭泣的声音,被韩信听到了。

“是谁?”韩信看向那个角落“算了,先让你活上个几天。”

李白害怕地逃走了。

诸葛亮忍着腿部的疼痛一瘸一拐地走了回去,可能腿部骨折了。

他打开宿舍的门,发现室内很暗,李白没有回来?

但是他隐约地听到了哭泣的声音。

“对不起…呜…呜呜……对不起…我真得…太没用了”

他打开了灯,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盒子,当他打开了,看到了躲在里面瑟瑟发抖哭泣的李白,他看见韩信施暴的样子十分像主人,已经失了控一样。

“不怪你……”诸葛亮把他抱了出来,用舌尖舔去了他眼角的泪水“太白的泪水,很淡。”

“你的腿……”李白看着他黑青并且带着血迹的腿部问道。

“没事…最多也就是个骨折,很快就会好。”他安抚着李白的头部,说着。

李白抱住了他,放声大哭。

“都怪我…”

“不怪你……”

“怪我当时没有站出来……”

“不怪你。”

诸葛亮说完舌尖便舔舐着李白的脖颈,解开了他的校服,舔上了他的锁骨。

“唔……”

“既然,一直要承认你的错,不如就这样偿还我吧。”诸葛亮压倒了李白“你的皮肤,像雪一样白呢”

“李白烧红了脸,咬了咬嘴唇,发出了一个音节。

“好。”

………………………………
【韩信的回忆】

他也是从小被收留,不过和李白不一样,没有被侮辱,但却被殴打过,以及被残忍地虐待,导致心态不正常。他认为,估计只有外表愤怒的情况下看起来自己才不懦弱。当他看到了李白每天被主人按在桌子上凌辱的时候,他捏紧了手。于是便杀了他,但是李白当时看见满身鲜血并且笑着的韩信,如同恶魔一样。

“李白,没事了……跟我走吧”韩信擦了擦手上已经红的发黑的鲜血笑着说。

“你不要……不要…不要过来!!”在李白眼中,他像是恶魔一样恐怖,李白想要跑掉却被韩信按在地上。

“你在害怕我?”韩信捏着他的下巴“既然这样,你应该更要害怕我才对。”韩信的心理已经被这种环境扭曲了,他撕裂了李白的衣服,李白脸上不甘心。

“到此为止了。”一个绿发的男人拿着两枚麻醉剂说道。

“你是谁?”韩信握紧了手内的小刀。

“我叫庄周,子休,你们以后的哥哥。”庄周笑着。

“切,碍事。”韩信说完,便被庄周按到打了麻醉剂。

但是另一枚麻醉剂已经没什么用了,李白早已昏厥在了一旁。

韩信在宿舍里嘟哝着“李白居然喜欢那种家伙,切,真不服气。”他裂了咧嘴,操控着手内的水银变出了李白的样子。

“如果我是正常人的话,那家伙会不会喜欢我”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