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白酱,刚刚做了个很好的梦

以及,奇美拉快回归啊

龟鬼啊,求你不要吃了
米线儿,求你快奶我一口
老爷子啊,别玩贪玩蓝月了。


J̨̡͎͍̺̮̲̱̻̰̖̼̟̎ͧ͋͂ͪ̿̏͆ͫŲ̢̨̳̭̻͖̘̯͔ͫͪ͋͋̓̌ͣ̎͂̍̋͞ͅŚ̶̡̢̤̯̩͎̤͙͙̝̹͉̘̠̦͎ͧ̒̔͘͟ͅT̡̈́͛̏ͬ̔̒̂̇ͤ̂ͥͦͬ͜҉͕̖̟͙͉̕ ̧̣̣̝̗͎̻̯͇͎̩̪͚͙̣̮̜͗̇ͬ̓ͪ͛ͩ̃̄͒͐̈ͥ̀̆͊̔̈́̿͜M̊ͥ̃ͬ̓ͯ̀̾ͪ̒̇ͪͪ̇̃̐͑̅͏̡̞̖͔̬̫̙͚͓̹̪̝̹͍̫̥͞ͅǪ͕͖̺̝̟̩͉̃̅̋̓ͩ͘ͅN̷̴͙̦͉̗͋̉͊̓ͩ̓̓͝İ̉ͭͣ̀ͯ̃̆͂̌̈͐ͨ̓҉̧̞̦̗͓̺͉̟͚̰̻͠͞K̷̨̜̰̯͓̜̳̤͍̞̯̳̏̌̍̾ͤͣ̽ͭ͑̊͘͡A̴̶̢̮̗͖̖̫̼͎̩͎ͭ̓̓̈̈́͛͗̚͘

【all李白】信仰是为了虚伪之人而存

【架空】
【700fo谢文。】
【病弱,哮喘贫血】
【现代+峡谷】
【后篇不死梗】
——————————

李白跪坐在硬质的木板上,那一年,他七岁。就开始信仰龙神了。

他的眼睛盯着前方,看着那一尊龙的神像,神,一定会存在的。

——————————

是的一定会的。

于是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变成了稳重的高中生。

头发也稍微长了一些,但他懒得打理。守约也说过他必须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了。于是就是一只罕见的白蛇赤瞳的发饰送给了李白绑住头发。但是李白还是感觉这样很难受,于是便缠住了发梢,如果不是触摸上发饰的话,还以为是真蛇。

李白还有贫血和胃病。
守约总会及时地给李白安顿早餐和午餐,但是李白并没有按时饮食的习惯,首先每次早起后,他都会去学校后山的一棵树下跪下祈祷上一个小时左右才起来,有时候不注意的话,膝盖会蹭出大大小小的伤疤。

偶尔是守约路上堵了要去祈祷神的李白,要求他吃完再去。

这是损友还是好友呢。

每日都会看见午餐时间,李白桌子内放着青绿色上面印有一只小青蛙的饭盒,里面一般都是菜,肉只能说是五分之一了菜五分之三,菌类五分之一,只要是能摄取营养的食物李白肯定会吃的。自从守约用酒腌过了一些菜后,头一次看见李白吃东西的时候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当然在那次守约看到李白用过并清洗过的便当里的一个小纸条【谢谢款待。】

从那时,守约就开始纠结要不要每次在食物里面添加一些酒类相关的食材了,但是考虑到李白的身体,只会偶尔加一些而已。

一日。

“生病了……吗?”李白看见了守约的座位如此的空旷,少了那张带着幸福的笑脸。

于是在没有午餐与早餐的一天度过,放学了就起身去看望一下守约。

走到一半,天阴了。

然后就是连绵不断的雨。

由于是夏日,雨很大。

雨无情地打在了李白的身上。

李白抬头望着天,伸出了手。但是从指缝看到了不一样的景色.。枫叶不时飘舞着,以及湛蓝的天空。那是什么,李白一下子傻了眼。

但是很快不适的感觉来了。

贫血了。

他感觉四肢无劲,身体很沉,脸色范着白。

当他向后仰去,即将倒在地上的时候,感觉到背后有一双手抱住了他。

回头看见的是黑色长发以及与他一样是蓝色瞳的同龄人。

“没事吧?”看到面色很难看的李白,这个男生慌乱了起来。

“贫…血了……帮我……”李白也不管这是谁,抓住了他的衣服就开始喘气。

“那个我带了红枣你赶紧吃点补点血气”男生掏出来几颗红枣递给了李白。

“谢…谢。”李白的气色逐渐恢复了,才发现面前的这个人,长得十分好看。

“我叫杜甫,可以叫我子美。”杜甫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起来你身体不是很好,你要去哪里,我可以和你一路去吗?”

“嗯…好。”李白平常身边都是有守约陪着,所以贫血了也没什么事,但是今天的症状差点就闹出了事,还得好好感谢这个男生。

杜甫将他的外套盖在李白身上。

“你?”李白先是疑惑地看着他,随后明白了他的意思“谢谢……”

明明在下雨,为什么会有风呢。
刚刚从指缝中看到了一条与自己发饰相似的白蛇在蠕动。

另一边,男子摇晃着羽扇露出了笑。

————————————

“守…。”李白也不是经常喊守约的名字,只是叫【百里同学】,因为感觉叫起来很别扭,李白的母亲是日本国籍,从小教过李白一些礼仪,如果叫守约的话就会莫名地感觉他们两人很亲近,虽然守约经常让李白直呼其名就行了,但是李白还是拒绝了。

“太白来了?身边的那位是?”守约头上贴着退烧贴走过来问道。

“他的救命恩人。”没想到杜甫居然先抢先说了出来,以及李白莫名闻到了一些火药味“他贫血的时候,我就帮了他一下。”

“哦?”守约的兽耳晃动了一下“那还真是感谢你啊。”随后长叹一口气“玄策,家里来客人了,帮忙准备两杯茶。”

“你自己不去叫我去……”于是玄策一脸不愉快地进了厨房。

“生病了也不知道照顾一下哥哥…白养了这么多年。”守约叹了口气。

“嗯。”说着李白拉住了守约的衣角“这个。”于是看到了手中的便当。以及用创口贴贴着的拇指。

“辛苦了。”守约揉了一把李白的头“发饰脱落了。”于是又给李白重安了上去。

——————————————

自从杜甫认识了李白后,就是李白的第二保姆了(bu)。

每天还是那样的。

“龙神大人。”今天李白还是跪在古树之前“希望您可以听到我的呼应。”

快上课了,李白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和土,转身走去。

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似乎是水声,与龙鸣。

那条白蛇发饰的瞳也冒出了诡异的光芒。

于是便回到了教室。

永远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会停留在何处。

有病在身,无法帮助别人。

同学大部分也会说李白是神经病,什么时代了还信仰神,够封建迷信的。

和杜甫和守约在一起的日子很愉快,他们都会照顾病弱的李白。

他们像风一样稳健,这可能是信仰龙神的报答吧。

和喜欢的人和挚友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的吧。

——————————————

男子摇晃着羽扇,手中冒出了蓝光,轻点在了李白的额头上。

白蛇吐了吐舌头。

——————————————

“早。”李白对着守约和杜甫打了一声招呼。

“…………”今天的二人很不对劲,像是没有看见李白,向前走去了。

“喂?”李白抓住了守约的胳膊,但是手却穿过了他的身体“什么…?”

尽管怎么说,还是没人会理会李白的。

积雨云聚集在了一起,天开始阴了,以及大大小小的雨滴跌落了下来,像那天一样。

“怎么办…龙神大人……”李白坐在古树下望着天空。

一旁的湖闪着绿色的光芒。

“咳…啊……”李白摔倒在地,贫血了,但是附近没有人可以救他,也没有带红枣之类的补血食物。

这时,李白一旁走过来一个男人。

“原来是一只离开水源的鱼啊。”男人笑着看着李白,右手掰住了李白的脸。

“救……”李白的脸色发着青,眼睛也睁不开了,大口地喘着气。

“嘛,既然缺水的话,就好好去体验一下吧。”男人将李白抗在肩膀上,走到湖旁,将他丢了下去。

“不……”李白看见了那个男人,有着一头苍翠的发色,以及冰冷的蓝瞳,此时居高临下看着他。

我会死吗?

但是窒息的感觉已经来了,李白在湖内看见了一跳与自己发饰一样的白龙。

以及,穿着古风的奇装异服的自己,明朗笑着看着他。

眼前发黑,很后悔,没有向自己的挚友报答,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也许他们发现我的尸体后会痛哭一场,或者即使火化的时候也不舍的这样。

但是,李白恢复了意识后。

发现这里。

完全和刚刚的世界是两个地方。

成片的竹林以及与那边相似的湖,还有一棵古树。

“醒了,李太白?”这时一个男人出来问道。

那是。

害死他的人。

“这里是哪里?”李白睁着眼不明白地看着周围。

“王者峡谷,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如果在外界被遗忘了便可以进入。”男人叫诸葛亮,此时正在一脸挑衅的表情看着李白“嘛,其实你本可以在原本的世界好好过一辈子的,只不过我是做了一点手段让你被遗忘了而已。”

李白抓住了他的衣领,充满怒气看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你啊。”诸葛亮也懒得管他“是这个世界的神哦。”

“神?”

“你有无论何时都会发生奇迹的能力,当然经过我观察,封印了你能力的东西,正是那只白毛犬科动物给你的发饰啊。”诸葛亮想要拽下来李白发梢上的白蛇。

“不行!”李白躲开。

“以及,这个世界,你不会死的,即使是被杀了还是怎么样,都会复活的。”

——————————————

这就是【生与死的境界】

贤者与神共存的境界。

李白仇恨着诸葛亮,诸葛亮也是喜欢玩弄他,或者说是欺负他,侮辱他。

每天二人重复着死的生活。

【你对死做好了准备吗?】

【和我一起共赴黄泉吧。】

【让我们屠戮彼此。】

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才会结束。

对李白来说,所爱的事物,所相信的事物,已经都腐朽了。

【死是救赎,还是报应?】

每日将诸葛亮刺杀,在茶内下毒,或是设计陷阱。

每日在李白的酒内放入大量水银,或是将他活活烧死,丢入水内看他挣扎没力气也好。

生命就是这样。

【相爱相杀还是仇恨?】

二人曾在月光下立下了誓言。

“别独自留我死去。”李白跪坐在木板上“别让我一个人活下去。”

“好啊,不让你独自死去。”诸葛亮那一晚并没有杀掉李白“只有我能杀掉你。”

用以疼痛提醒二人每日不是如此地枯燥。

二人。同在月光下陨落了的不死鸟,在遗忘中永生。
死了又死。即便如此,又会再次重生。

所以就算一切消逝,无论多少次我都要杀死你。
那个夺走我一切的人。
那个统治世界的人。

在永远之中二人共生死,二人便是这样。

用这不畏烈火的爱,互相杀害,惺惺相惜,至死不渝。

相爱相戮。

“我会杀了你,把你从痛苦的现实里拉回来。”

“我会将你碎尸万段,从而砍去你那此生的罪孽。”

白蛇的发饰沾染上了红色。

蓝亮色的羽扇漂染上了红色。

龙神大人,请问我的信仰现在去往何处了?

评论(10)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