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J̨̡͎͍̺̮̲̱̻̰̖̼̟̎ͧ͋͂ͪ̿̏͆ͫŲ̢̨̳̭̻͖̘̯͔ͫͪ͋͋̓̌ͣ̎͂̍̋͞ͅŚ̶̡̢̤̯̩͎̤͙͙̝̹͉̘̠̦͎ͧ̒̔͘͟ͅT̡̈́͛̏ͬ̔̒̂̇ͤ̂ͥͦͬ͜҉͕̖̟͙͉̕ ̧̣̣̝̗͎̻̯͇͎̩̪͚͙̣̮̜͗̇ͬ̓ͪ͛ͩ̃̄͒͐̈ͥ̀̆͊̔̈́̿͜M̊ͥ̃ͬ̓ͯ̀̾ͪ̒̇ͪͪ̇̃̐͑̅͏̡̞̖͔̬̫̙͚͓̹̪̝̹͍̫̥͞ͅǪ͕͖̺̝̟̩͉̃̅̋̓ͩ͘ͅN̷̴͙̦͉̗͋̉͊̓ͩ̓̓͝İ̉ͭͣ̀ͯ̃̆͂̌̈͐ͨ̓҉̧̞̦̗͓̺͉̟͚̰̻͠͞K̷̨̜̰̯͓̜̳̤͍̞̯̳̏̌̍̾ͤͣ̽ͭ͑̊͘͡A̴̶̢̮̗͖̖̫̼͎̩ͭ̓̓̈̈́͛͗̚͘

【庄白】风之歌

【清明节产物】
【子休死亡。】
【感觉我又在教育了emmmm】
【ooc】

——————————

李白做了个很美的梦。

梦见他哼着最喜欢的歌曲,走进了树林内,本身是炎热的夏日,进入后却是如此的清凉。

“很好听的歌哦。”听到那个人这样称赞,李白呵呵地笑了笑。

李白他还是高中生,那人大一,本是这样平庸的日子。

却因为他失足掉下了悬崖。


这个梦,实在是太美妙了。

李白默默地说着,边擦着眼角的泪珠。

他爬上了那座山,看到了他最喜欢的人的坟墓。

庄周

这是他最喜欢的人,可能是因为一条白蛇发饰,一只可爱的小青蛙发带,美味的樱花酒,桃花酿,米酒,但,他再也体会不到酒的美味了。

关于他的一切,全在李白的身上,李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至少让他,把自己的思念,传达给他啊。

“我来看你了。”李白将手内握着的一小坛酒放下来,拿出两只小杯,分别满上。


在喝完后,收拾起杯子后。

本身天气忽冷忽热的,再加上下雨,李白的右手一直握着的一把透明伞终于也握不住了,他将伞扔到了一旁,跪在诸葛亮的墓前开始流泪。


把我也带走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何为救赎,何为生存。

【所以  请你活下去吧。】

庄周半透明的身影现在拥抱住跪趴在地上的李白。

该怎么做,他也不知道。

但是他只能说。

【活下去。】

【在初遇那天,一首歌谣。】

【就算失去所有,不剩一点。】

【也不会忘记那首歌谣。】

【尽管我无法陪伴在你身旁。】

明明是雨天,此刻却刮起了风。

【请你活下去吧】

【在这陌生的世界也是为了我】

【你我至今一切都交错而逝】

【我们的距离再也回不到以前那样了】


“但是我……”李白想要抱住庄周,却撞到了坚硬的石板上。

【你还是那么冒失啊哼哼。】

“但是……”

【在遥远的来日彼处,你或许就可以见到我。】

【我记得你不是这么一个爱哭鬼。】


【在之后,活下去吧,即使紧拥着无法传达的思念。】

【听说贤者去世的话会去往极乐世界呢,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你谈话呢。】

“我知…道了……”

所以,李白就这样活下去了。

在这陌生的世界。

因为这样活下去,才能更快地见到他。





————纵然化为那虚般之人————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