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J̨̡͎͍̺̮̲̱̻̰̖̼̟̎ͧ͋͂ͪ̿̏͆ͫŲ̢̨̳̭̻͖̘̯͔ͫͪ͋͋̓̌ͣ̎͂̍̋͞ͅŚ̶̡̢̤̯̩͎̤͙͙̝̹͉̘̠̦͎ͧ̒̔͘͟ͅT̡̈́͛̏ͬ̔̒̂̇ͤ̂ͥͦͬ͜҉͕̖̟͙͉̕ ̧̣̣̝̗͎̻̯͇͎̩̪͚͙̣̮̜͗̇ͬ̓ͪ͛ͩ̃̄͒͐̈ͥ̀̆͊̔̈́̿͜M̊ͥ̃ͬ̓ͯ̀̾ͪ̒̇ͪͪ̇̃̐͑̅͏̡̞̖͔̬̫̙͚͓̹̪̝̹͍̫̥͞ͅǪ͕͖̺̝̟̩͉̃̅̋̓ͩ͘ͅN̷̴͙̦͉̗͋̉͊̓ͩ̓̓͝İ̉ͭͣ̀ͯ̃̆͂̌̈͐ͨ̓҉̧̞̦̗͓̺͉̟͚̰̻͠͞K̷̨̜̰̯͓̜̳̤͍̞̯̳̏̌̍̾ͤͣ̽ͭ͑̊͘͡A̴̶̢̮̗͖̖̫̼͎̩ͭ̓̓̈̈́͛͗̚͘

【all李白】圣母范海辛

【不是很懂这类,但还是想试试西方的设定?】
【ooc】【范海辛怀孕】
【第一人称】
【第一次这么写,有错见谅吧emmmm,之后会去多学习的】
【写的时候很带感emmmm】

那一夜,我梦见了天使,但不知道他的名字,或许也不能用他吧,天使都是无性别的,不过我稍微知道一些,他可能就是天使长?不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很奇怪,我明明是个猎魔人,却梦到了天使,圣经我也不会经常看,因为我是孤儿,从小不会接触这些东西,直到加入圣堂才开始了解。

不过我依稀记得这是个很荒唐的梦,那就是我怀上了天使的孩子。

在做完这个梦我惊醒了,擦了擦嘴角还残留的口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表,现在是四点,马上就要起床了,不过我感觉到肚子很奇怪。

“嗯?”我不敢相信看着自己的肚子,但是它却是涨大了不少,我最近也没有好吃懒做,全是在外面做任务,难道真的怀了天使的孩子?或者是有人在我睡眠的时候对我下手了?不过不可能,圣堂的守卫是很森严的,连一只恶心的小蝙蝠都不可能的。

我捂着腹部穿戴好了衣服走了出去。

看到了同样是穿好衣服刚出门的赵云也出来了,我们就习惯性打了招呼,说笑了一会儿。

“我有点难受,先休息一会儿……”我越发觉得肚子疼了,并不是那种吃坏了东西的感觉,而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踢我。

赵云也没有问什么,搀扶着我到了房间里盖上被子也就走了。

“主啊,我这是……”我大喘着望向天花板上十二位神的图案“怀孕了…唔!!”又是一阵疼痛,我手心现在满是汗水,寒毛树立了起来,抓紧了被单以防自己叫出声。

但还是难逃一劫,肚子越来越疼,几乎我是快死了,最后我只能喘着气,没有任何力气来反抗肚子内的剧痛昏了过去。

————————————

“神啊,求你保佑这位善良的猎魔人平安。”我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露娜在一旁在胸口划十字,嘴里的祈祷词不断地说了出来,貌似疼痛也少了很多,我从床上爬了起来,看清了周围有许多人,包括为我盖上被子的赵云。

“哦,亲爱的,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听声音识人,这个人便是特使,我很讨厌他对我说亲爱的“韩特使,请你不要用这么亲密的称呼来跟我套近乎好吗?”

“难道我们的爱还不够多吗,亲爱的范海辛先生。”韩信还是对我用了这么恶心的称呼,我也懒得反驳他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请问我们这里的牧师在吗?”

在众人不理解的时候,张良不慢不快地走到了我的面前,询问我的症状。

“我想鉴定一下我有没有怀孕。”我刚说完这句话,房间内所有人几乎全是喊oh my god或是wtf,露娜更是停不下来的划十字了。

张良并没有像他们那样不敢相信而是笑了笑答应我“好啊。”

——————————————————

“原来是这样……”张良像是放心了,叹了口气“恭喜你,是怀上了。”

一向冷漠的指挥官诸葛亮终于有点接受不了,他大步向前开始追问“是谁干的?赶快处死。”范海辛睡眠的时候也是很警惕的,经过韩信多次骚扰众人得出了这个结论,所以并不是有人在他睡眠的时候让他怀上了。

“天呐!哦!范海辛快想一想你做任务的时候。”蔷薇恋人本只是对范海辛关心病情而已,但是没想到居然是怀孕,从历史上说也没有男性怀过孕。

“没有。”我敢肯定,因为没人会对我动手,毕竟谁会重口的去上一个男的“或许…是天使的孩子吧。”

“什么?!”房间里的人又是炸开了,怀上就算了还是神的孩子,不敢相信。

“是谁的!快说!”云端筑梦师只关注睡觉的庄周都这么关注这件事,我只好说出他是天使长。

“撒旦?!天呐,怎会是他!!”貂蝉痛苦地哀叫道,一旁的露娜赶快给他递了杯葡萄汁来缓解心情。

我想生下来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脑海里是这样提示我,因为这是寄宿在我身上的神之子啊。

————————————————

不过生孩子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生过孩子的孙小姐提示我注意饮食,在她说出来的那刻,简直就是将我抛掷到地狱。

“怀孕了,必须吃绿色蔬菜补充营养,禁止熬夜,禁止零食,不要剧烈运动。”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我试探问了一句“那酒呢……”

“也是不允许的。”

那时我的世界如同崩塌了一下,就算是让德古拉把我的血吸完我也不要不喝酒的日子。

——————————————————

“主啊,范海辛是多么的可怜。”貂蝉躲到了露娜的身后,看着范海辛穿着宽敞的衣服吃着难以下咽的蔬菜以及热水,范海辛每顿饭必须有酒的,但如今为了孩子,他也只能放弃了。

刚度过晚餐,就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德古拉?”范海辛睁大了眼睛“怎么来了?不会是饿得快死了来我们这里偷血吧?”范海辛知道他现在很难行动,毕竟肚子里有孩子。

“我说是呢~”德古拉笑了笑,坐在范海辛的阳台上,并且将一道血气劈向了范海辛,范海辛没有抵抗,反倒是护着肚子,尽量保护着肚子跪趴了下来。

“等等,你在搞什么?”德古拉本认为范海辛会躲开,但没想到居然没有躲,反而做出让自己疑惑不解的动作“你在做什么!”德古拉眼看来不及了赶忙抱起范海辛躲到一旁。

“快放他下来,恶毒的吸血鬼!”扁鹊无奈地挠了挠头“范海辛他怀孕了!”

“?!怀孕……”德古拉也惊了一下,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范海辛会怀孕这件事,而且在他仔细观察过,也发现范海辛的肚子跟以前比变大了不少。

他扯了扯嘴角,只好放弃了这个调戏圣堂的机会,离开了。

“范海辛,怀孕了就不要独自行动了,应该让别人帮助你了。”扁鹊看到了大喘着气的范海辛,只好打来了一些热水让他喝下去随后睡觉,为了以免德古拉来袭击他,只好坐在了范海辛的平常看书的椅子上休息。

————————————————

之后我也不熬夜了,也觉得粥其实也不错,热水也更是不错的,虽然还是没有酒好喝,但是肚子里的气息平稳了不少,头一次感觉当一个母亲是如此的幸福,我从小没有感受到母爱,更多的是来自圣堂的关爱,才让我如此幸福。

离孩子出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众人也开始考虑该怎么喂养孩子了,我肯定没有母乳什么的,那样太羞耻了,最后决定应该去找一个刚生孩子不久的女人来帮我喂这个孩子。

至于养孩子,有经验的恐怕只有孙小姐了,其他人简直是一团乱。

我希望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可以感受到母爱父爱。

————————————————

孩子生下来了,是女孩子,发色瞳色是遗传我的,皮肤是月牙白,是天使长的吧,嘴和鼻子不像我的,如果能见到撒旦的话那我应该就能好好去看看他们的五官是否相似吧。

————————————————

不过在孩子每次问我爸爸在哪里,我只好笑着说“是天使哦……你是神的孩子。”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但我还是要认为这是神的孩子。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