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J̨̡͎͍̺̮̲̱̻̰̖̼̟̎ͧ͋͂ͪ̿̏͆ͫŲ̢̨̳̭̻͖̘̯͔ͫͪ͋͋̓̌ͣ̎͂̍̋͞ͅŚ̶̡̢̤̯̩͎̤͙͙̝̹͉̘̠̦͎ͧ̒̔͘͟ͅT̡̈́͛̏ͬ̔̒̂̇ͤ̂ͥͦͬ͜҉͕̖̟͙͉̕ ̧̣̣̝̗͎̻̯͇͎̩̪͚͙̣̮̜͗̇ͬ̓ͪ͛ͩ̃̄͒͐̈ͥ̀̆͊̔̈́̿͜M̊ͥ̃ͬ̓ͯ̀̾ͪ̒̇ͪͪ̇̃̐͑̅͏̡̞̖͔̬̫̙͚͓̹̪̝̹͍̫̥͞ͅǪ͕͖̺̝̟̩͉̃̅̋̓ͩ͘ͅN̷̴͙̦͉̗͋̉͊̓ͩ̓̓͝İ̉ͭͣ̀ͯ̃̆͂̌̈͐ͨ̓҉̧̞̦̗͓̺͉̟͚̰̻͠͞K̷̨̜̰̯͓̜̳̤͍̞̯̳̏̌̍̾ͤͣ̽ͭ͑̊͘͡A̴̶̢̮̗͖̖̫̼͎̩ͭ̓̓̈̈́͛͗̚͘

【范凤】风导星歌、黎明之景

【800fo贺文】
【还有一辆车请稍等】
【ooc】
【范海辛×凤求凰】
【有all李白】

李白匆忙走着,顺了顺自己的那头奶白色的长发。

第一次来这个世界,还不是很习惯。
这里虽然路是平坦的,天空是蓝的,空气是香甜的,但是面对科技产物还是懵逼的,衣服也莫名奇妙的是现代的,穿着风衣围着白色的围巾,刘海过长别了一枚卡子。

他也不能就这么干坐着,向前面有路的地方走去,他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是他的本能告诉他,应该靠着边走,天空很美,还有巨大的树发出沙沙的声音。

路过一户人家,发现他们在培养植物。

他缓缓走过,那户人家的女人抬起头看了一眼,却惊了似的抓住她配偶的胳膊叫了起来。

“他……回来了。”女人的眼眶湿润了。

随后便是几个过街的人也看见了李白。

都是像那个女人那般惊讶。

随后就有许许多多的人聚拢在一起。

“李白你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

“呜呜呜李白哥哥还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太白先生,我们很想你的啊。”

“等等……”李白被眼前许许多多的人吓得有些发抖“……我不认识你们”

人群中一片寂静。

随后一人开口。

“您是猎魔大人啊,保护了我们这里的住宅区。”男人看见了李白迷茫的表情“不会是失忆了吧……”

“……”李白也不会说出他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个世界因为很奇怪,没有人会相信他,但是听到这个世界的他和他的工作一样,都是降妖除魔,便放心了,便抚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抬起头,强颜欢笑道“是,我回来了……”

被一群人带到自己的住址后,那里是一间神社,因为这个世界的自己是在日本,他以前被派到东瀛去降妖,对日语还是有所了解的。

“白桑,故乡的樱花开了哦”李白感觉到耳边有一股热气吹来,急忙闪到一旁,抬头看是一个戴着红色蝴蝶结的女孩“是吧?”

“……”李白呆呆看着她,女孩的眼睛颜色是蓝色的,像宝石一样,腰间别着一把武士短刀,还有一只老鹰站在她的胳膊上梳理羽毛。

“怎么了?”女孩揉揉李白的头发“诶!不会是忘记我了吧?!”女孩自顾自说起来了“我叫娜可露露!记好了ZE!”娜可露露说着就开始一个劲儿揉李白的脸“还有你的头发长长了啊。”

“娜可,不要再欺负李白了。”男人拿着一把太刀穿着日式服走了过来,他的目光柔和,蔚蓝色的长发随风飘动“好不容易回来了就让他休息一下吧。”

“是~”娜可露露捡起来一枚樱花花瓣放在李白的手上就坐好了。

“李白先生回来了吗?”拿着双刀的日本人走了进来“可以的话,在下想和你切磋一下。”

“你…你是……”李白坐在神社前院的台子上。

“宫本武藏,看来在下未能让您记住在下的名字”宫本武藏感叹了一下。

“别闹,李白刚回来还很累。”李白惊讶看他抽出刀将苹果切成两半顺便也对着宫本武藏的刀鞘来了一刀,橘右京掏出来手帕擦了擦刀上面的水果液体,顺便还把一半苹果给了李白吃。

“好甜。”李白咬了一口便感觉心都开始酥了起来,他超喜欢甜的食品,也正因为刚刚吃到了这么甜的东西,眼睛睁得水灵灵看着橘右京,橘右京也没有想到,一向他们的猎魔人只有严肃安静这两个词,头一次看见李白别的表情。

“好吧,那改日在下再来挑战。”宫本武藏说着便走了。

他回不去的,他是知道的。

他在替猎魔人活着,猎魔人已经死了。

就在上次任务中,他被吸血鬼打伤,便从悬崖掉下去了,面前都是善良的人,不想告诉他们事实,李白也已经吃完了苹果。

“换衣服吗?”娜可露露问着李白。

“衣服?”李白挑眉。

“你也算是神社的一位,所以必须穿跟我们一样的衣服。”娜可露露解释道。

“好……”虽然这个世界的李白和他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身体素质上完全不一样,在李白那边,他们都是用法术消除妖怪,对身体要求并不大,所以李白的身体比一般男子瘦弱。

橘右京也见穿上了日式男性衣服的李白松松垮垮的,但是这里的几件都是李白以前穿的,真的是虚弱了不少,橘右京感叹着,让娜可露露找了几件女式的巫女服,也是为了不让李白怀疑,这几件都是短裤和长上衣。

李白穿上后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但穿着日本的木屐也是有些难受。

“哈呜——”另一名男子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看到了李白也是惊了一下“李白,你还活着!”随后抱住了李白,他的旁边有只蓝色并纹着白色条纹的大鱼“没死就好。”

庄周已经浑浑噩噩过了半个月,因为李白的死,但没想到李白还可以安全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很惊喜。

那自己的存在又是什么呢。

白龙,仙君都不在他身边。

想到这里,李白的眼眶湿润了不少。

“你怎么了?”庄周托住李白的脸“……哭了?”

“我…好难受…”李白支支吾吾说了出来,他并不像这个世界的他如此坚强“好想睡……”

李白咬着唇部,昏倒在了庄周的怀里。

“喂,没事吧!!”庄周慌忙抱住李白,用手指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目前还算有的呼吸的,但这样下去,恐怕会更糟糕。

————————————
不过在日本的吸血鬼因为那次范海辛牺牲后,都撤退了。

因此没有李白管的事情了,他的副职就是管理好神社,祭拜龙神而已。

身着青色的和服裙子,白色的和服外衣。

头发长的话,后面的头发必须要用白色的檀纸包着,再用麻线扎上。打工巫女的 工作基本上就是负责神社境内和社内的清扫,修理绘马[祈祷的时候把愿望写在绘马上,然后挂在神社内专门挂绘马的地方],神符贩卖等等,有时候还会跳神乐,神乐舞是指为了要祈祷,在神的面前,让神开心而跳的日本古有的舞蹈。手持神乐铃,一共有12个铃铛,上 中下三层分别是3,4,5个。手柄处后付有5种颜色的带子(绿,黄,红,白,青)是跳神乐舞时不可缺少的道具。千早[白色的和服外套,印有各种花纹,按阶位级别不同花纹也不同,最常见的是鹤松纹],头上还会带花簪子和金冠。除了跳神乐舞,还得帮助管理社务,和式结婚仪式时看见的大多是穿着这种装束的巫女。

李白阅读着书籍,看着这繁琐的事,不过让龙神开心满意就可以了吧。

提到龙神,李白想起了韩信,嘴角不禁扯起了一丝弧度。

“笨龙……”

微风轻轻吹拂着李白,美得让人心碎,周围全是绿植。

“好美……”

美得想让人与风共舞。
闭上眼睛,倾听绯音,渐渐融入这喧嚣之夜。
弥生月远,天河纵横李白缓缓睁开眼睛。

“范海辛……”轻轻念叨着他的名字“愿龙神保佑你。”

不知道为什么,对范海辛这个人,想了解更多这个人的信息,或许他还没有死。

李白相信奇迹,因为神会倾听他们的心声。
凡是诚恳必然会产生奇迹,或是存在于他的那个世界。

附近全是树木,站到神社最上方也望不到头。看到的只有寂静,远处还有一片美丽的湖,闪着银光,月光照耀着。

——————————

“这是?”李白看着庄周手里递给他的东西。

“你喜欢的三色团子,忘了吗?”庄周特意准备了好几盘。

颜色很美丽,但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了。

“好好吃!”李白打了个哆嗦“谢谢你庄周!”

“嗯,喜欢的话我经常给你带一些吧。”庄周看见了李白开心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哼,我才不想来看他。”蓝色长发的女孩嘟哝着嘴跟着一名粉色长发的女孩走来。

“乔,你们起码说不上是朋友但也是对家关系来看看吧”一旁的粉发女子轻笑着。

“木兰啊,跟你说了几次了,不要随随便便相信别人好吗,况且他家的信仰比我多呢。”大乔敲了一下花木兰的额头,随后抬头看了一眼李白,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

“你…你好……”李白看见了面前的女孩一脸不爽看着自己,想必范海辛以前经常惹她生气?

“嗯?”大乔疑惑地哼了一声“奇怪了,李白以前不会跟我打招呼啊。”

“有吗?或许是记错了吧?”李白轻声说道“我去准备茶点。”李白站起来转身向屋内走去,那是他昨晚复习了一晚上得知的。

“真的很奇怪。”大乔这回一脸迷茫说着。

“哎呀,别人对你这么好,你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吗”花木兰劝说着大乔“还有你不觉得李白那样很可爱吗?平常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现在这么乖巧懂规矩的。”

“嗯……好吧”大乔点了点头。

“哎哟!”屋内传来一来尖叫。

众人赶快跑过去看李白,一看竟是李白用刀时切到了手,鲜血争先恐后得往出冒。

“赶快止血。”大乔将袖子的布料扯下来被李白包扎好了手。

“我太不小心了,抱歉。”看着眼前的女孩细心给自己包扎。

————————

“能给我讲讲我以前的事情吗?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李白找了个借口想要了解一下自己。

“你嘛。”娜可露露在一旁抬起头想了一会儿“总之是一个干什么都很利索严肃的人!”

“真的吗,没有什么印象了。”李白听到这个世界的自己评价这么高。

“是的!”娜可露露点了点头“上次我被吸血鬼抓走了就是他把我救回来,顺便还把那里的吸血鬼全都杀了”

“吸血鬼是什么?”李白转头问了一下。

“啊……没想到失忆到这种程度”大乔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那是你每天都要杀的生物,会吸食人类鲜血致死。”

“是这样吗,好恶心。”李白吸了口凉气,但好在还好已经都退治走了“那以前有多少数呢?”

“强的较多,而且一直在繁衍。”大乔喝着李白沏的茶“曾经你的友人被偷袭变成吸血鬼了,当时我看见你是哭着杀了他的。”

“他是谁?”李白忍不住问道。

“……蠢货”大乔暗骂了一句“他是赵云啊,你怎么还会忘了他啊!他还是你最好的朋友。”

“……什么都忘记了真是抱歉。”

“但是……李白第二天去找他尸体的时候并不在。”大乔叹了口气“可能尸体已经被吸血鬼消灭了。”

“好吧 ”李白也这样认为。

————————————

即将凌晨李白发现神社门口的灯还亮着准备上前去关了,刚摸到灯就感觉手腕被紧紧一握,李白想抽回来自己的手,但对方的力气太大,反而加大了力气握住李白的手。

“疼……”

“李白?”这个人指甲是尖的,加上低沉的嗓音,恐怕就是大乔说的吸血鬼吧。

李白想要抽出银剑,被那个人一击制服。

“放开我!!”李白反抗着面前人,但被按在了地上,现在根本反抗不了对方

“我是赵云啊!不认识我了吗?!”赵云握住了李白双腕。

“赵云?”李白回忆起来似乎是范海辛的友人

但是他是吸血鬼,也不要留情。

太阳逐渐升起来了。

“抱歉,我先走了,今晚还会来找你的。”赵云放开了李白,在李白恐惧的眼神下离开了。

李白跪坐在地上,腿打着颤。

————————————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一个月,赵云会来晚上找他,他很抗拒,但是他是不会伤害李白的。

还有在朋友的口中听闻范海辛的事迹。
李白发现自己对他有了些好感。
崇拜他做出的事情。
看过他的照片,和他一样的蓝瞳和白发。

如果见到了他会如何呢……

会传达自己对他的好感吗,那双深邃的蓝瞳与自己清澈的蓝瞳是不一样的。


滴答

啊,下雨了。

李白这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了雨,貌似是前几天有场求雨仪式。

雨啪嗒啪嗒拍落在树叶上,他坐在神社前的台阶,看着下面。
发丝沾到了脸上。

或许这辈子也回不去要代替别人的身份活一辈子。

这个世界他不是不死身,只是一个普通人。
想到这里眼眶有些红。

这个世界的我也不知道在何处。
范海……辛

心里默念了他的名字。

只见几缕光凑在一起,李白抬头,看见了范海辛,虽然身体是半透明的。

“你就是?”李白将那个名字咽在嗓子处。

“范海辛,你好。”范海辛轻微笑了笑“辛苦你了,一定不习惯这里的生活吧,虽然我也不习惯你那里的生活。”

“诶?你在我生活的世界吗?”李白抬头问着范海辛“那个,白龙和仙君还好吗?”

“啊,你说他俩啊,每天对我照顾都挺好的我都有点烦了。”范海辛叹了口气“不过突然来到你面前还是多亏了他们呢,虽然只是暂时。”

“但是…”李白触碰到了他的脸,咬了一下唇“听了你很多的事迹……我对你的感情……”李白低下了头不敢去看范海辛“我…喜欢……你”

“是吗……”范海辛双手抬起李白的头“我也喜欢你啊……虽然爱上自己很疯狂,但是我也听了你的为人处世,舍命救凤昭的事迹。”

“……!”李白听到了这样的回答,有些意外。

范海辛闭着双眼,凑近了李白。

唇部触碰在一起,虽然只是简单的亲吻,并不是房事那般激烈,但二人都愿意接受对方的亲吻。

几秒后,范海辛起身,抱住了李白。

“我只能陪你到凌晨。”范海辛陪李白坐在神社门口的台阶上讲述着自己的事情。

“要活下去,答应我。”范海辛严肃说道“等我修为提高带你回去……”

“因为奇迹是触手可得的。”李白握住了范海辛的手,并且手交叉在了一起,李白仰望着夜空,双眼朦胧。

雨已经停了,但还是有一些烟雾。

李白用袖子拂散烟霭

也沾了不少湿气。

星空不可触及,奇迹却能实现,祈愿不可传至。

他有些小困,靠在范海辛身上,微微闭上了双眼。

————————

睁开了双眼,黎明。

李白向着天空伸出手。

即使只是个幻想,风的话也能为我传达到的吧。

向着彼岸传达啊。


因为我所唱的歌,所看到的景色。




风导星歌   黎明之景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