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J̨̡͎͍̺̮̲̱̻̰̖̼̟̎ͧ͋͂ͪ̿̏͆ͫŲ̢̨̳̭̻͖̘̯͔ͫͪ͋͋̓̌ͣ̎͂̍̋͞ͅŚ̶̡̢̤̯̩͎̤͙͙̝̹͉̘̠̦͎ͧ̒̔͘͟ͅT̡̈́͛̏ͬ̔̒̂̇ͤ̂ͥͦͬ͜҉͕̖̟͙͉̕ ̧̣̣̝̗͎̻̯͇͎̩̪͚͙̣̮̜͗̇ͬ̓ͪ͛ͩ̃̄͒͐̈ͥ̀̆͊̔̈́̿͜M̊ͥ̃ͬ̓ͯ̀̾ͪ̒̇ͪͪ̇̃̐͑̅͏̡̞̖͔̬̫̙͚͓̹̪̝̹͍̫̥͞ͅǪ͕͖̺̝̟̩͉̃̅̋̓ͩ͘ͅN̷̴͙̦͉̗͋̉͊̓ͩ̓̓͝İ̉ͭͣ̀ͯ̃̆͂̌̈͐ͨ̓҉̧̞̦̗͓̺͉̟͚̰̻͠͞K̷̨̜̰̯͓̜̳̤͍̞̯̳̏̌̍̾ͤͣ̽ͭ͑̊͘͡A̴̶̢̮̗͖̖̫̼͎̩ͭ̓̓̈̈́͛͗̚͘

【狄白】幻想入恋情.狐

【ooc】
【结局不定预警】
【千年之狐和原皮狄仁杰】

异族在一起,会有什么结果呢?

“迷路的人类?”李白从花田内走出来,看着拿着令牌的狄仁杰“不过好像看你不是很惊讶。”李白径直走向他“但是……能跑的话就尽快跑吧,不然肩膀这部分的肉一会儿就会在我的胃内了~”说着整理着一旁的花朵。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祖母跟我说的话”狄仁杰摘起一朵花,微笑着“喜欢花的人不会是坏人。”

本来想着来的是无聊的人类,稍微玩虐一下杀了就好,但是被勾起了兴趣。

“直走到一个岔口拐弯,就能到长安城了。”李白也不想跟他废话“还有,祈祷不要被路上的妖怪吃了。”

“多谢您的关心。”狄仁杰摘了几朵花装了起来离去。

————

“小狐狸,在吗?”狄仁杰在花田寻找着李白的痕迹。

“居然又来了?”李白明显惊到了

“为昨天的事情回礼。”狄仁杰带了几坛子酒。

“因为李白这么好的妖怪,又给我指路又是这么好看真得认为是很好的妖怪。”狄仁杰摊了摊手“所以根本相信不了你很残暴。”

“嘛……”李白低头沉思“你怎么想我不介意……但是……我很开心”

“?”

“因为你并没有厌恶我。”李白的脸颊稍红了一些。

————————

季节不断更替,二人心中的花朵终于开出了美丽的花朵。

“你对妖怪和人类恋爱怎么想呢?”李白探头问向。

“不管什么都好……”狄仁杰搂住了他“不管你是什么都好,我爱的只是李白”

我是妖怪,他是人类。

对妖怪来说,人类只要动一动手指就死了,没错,人类是脆弱的。

——————————

“就是这里!”

下着暴雨,李白拉着狄仁杰来到了花田,本身他也不会感冒,但是狄仁杰非要他穿蓑衣。

一棵古树,高大,魁梧。

——

“喂,你对李白和人类谈恋爱的事情怎么想呢?”白龙吟坐在垫子上玩弄着灵壶。

“很好吧,起码不会杀人了呢。”武陵仙君喝了一口茶“但是呢……”茶杯放到了桌上“强者保护弱者,听起来啊,好奇怪呢。”

——

“等等!”李白看见了那棵古树向着狄仁杰倒去。

——

“哦,是啊”白龙吟轻笑了一下“妖怪的力量啊……可不是用来保护他人的力量。”

——

李白抓起来狄仁杰的胳膊就是往外揪,生怕他被砸到。

——

“不是销毁他人的力量吗?”白龙吟将紫色的灵壶丢到地面上,碎了一地。

——
“好险……”李白握着狄仁杰的手臂“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亲爱………………de?”李白睁大了眼睛“……啊…………”

李白看到自己抓住的是狄仁杰的手臂,但是,只有一条手臂而已,上面还有血迹,还有就是不见踪影的狄仁杰本人。

——

啊,蠢透了。

李白躺在草坪上,让雨水随意淋湿自己,身上还沾着狄仁杰的血。

是我,千年之狐,李太白,活生生把他的手臂扯下来的,双手也是鲜血。

啊啊,在那之前,我记得,我当时冲去了长安城最好的药房。

抱着狄仁杰和他的手臂啊,卑贱地丑陋地,跪在地上求他,扁鹊。

[请你救救他!]

结果呢,他得救了,手臂也接回去了。

花些时间就能痊愈了,然而我呢,只是一边哭着一边道着歉。

但是他啊,很温柔,并没有怪我,只是虚弱地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安抚我。

“别在意……”狄仁杰的脸色很苍白“那只不过是意外……”

诶?我产生了幻觉,看到了再次断掉的手臂。

“咿!”李白惊吓地缩退到了墙角“啊…唔”好害怕他,下次被我触碰会不会就直接死去。

“我再也无法与你拥抱,亲吻……”李白转头起身离去“希望你啊,可以安稳度过一生。”结果我像是见鬼了一样慌忙逃跑,不知道去哪,只有花田适合我吧。

还是只要我死去了……就不用再担心了吗?我只记得我睡了很久,醒来后,我没有死,花开得更加茂盛了。

“好久不见。”韩信将李白身上的藤条和花朵扯断释放他出来后,只见李白一头长发,脸色惨白看着韩信。

“狄仁杰怎么样了?”李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得请你去确认了,已经过了80年。”韩信叹了口气“你不在的时候,是他在帮你打理花田。”

“他在哪?”李白昏沉沉问着。

“啊,人类也有压力,所以啊,上个月去世了。”

“啊……”李白张了张嘴“没有留下什么嘛?”

——
“我死后啊”狄仁杰咳嗽了几声“请把我埋在花田那里然后……再让他来看我吧…”

“啊,连想见你的话都没有说呢……”诸葛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李白旁边了“是不是觉得很过分呢?”

“但是和那一个不顾恋人感受,将他抛弃沉睡了80年的妖怪。”韩信轻笑着。

“哪一个更过分呢?”韩信和诸葛亮的笑容逐渐嘲讽起来看着李白。

李白跪坐在地上,貌似是失了魂,一言不发,只是盯着地面。

“稍微得到了一些教训吧?”诸葛亮走过去“如果不害怕的话,就去看看他的坟墓吧。”

走近看,坟墓下开放着栀子花,绽放在花田内。

“这是……”李白睁大了眼睛“第一次我们相见……”李白站起来对着坟墓鞠躬“这次啊,就轮到我,来爱你,直到死”

我的余生,都归你了。

原本只是我的任性不可接受而已,

啊啊,如果我睡了这么多年脑子没有坏掉,我记着栀子花的花语。

                                   【我很幸福】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