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连

J̨̡͎͍̺̮̲̱̻̰̖̼̟̎ͧ͋͂ͪ̿̏͆ͫŲ̢̨̳̭̻͖̘̯͔ͫͪ͋͋̓̌ͣ̎͂̍̋͞ͅŚ̶̡̢̤̯̩͎̤͙͙̝̹͉̘̠̦͎ͧ̒̔͘͟ͅT̡̈́͛̏ͬ̔̒̂̇ͤ̂ͥͦͬ͜҉͕̖̟͙͉̕ ̧̣̣̝̗͎̻̯͇͎̩̪͚͙̣̮̜͗̇ͬ̓ͪ͛ͩ̃̄͒͐̈ͥ̀̆͊̔̈́̿͜M̊ͥ̃ͬ̓ͯ̀̾ͪ̒̇ͪͪ̇̃̐͑̅͏̡̞̖͔̬̫̙͚͓̹̪̝̹͍̫̥͞ͅǪ͕͖̺̝̟̩͉̃̅̋̓ͩ͘ͅN̷̴͙̦͉̗͋̉͊̓ͩ̓̓͝İ̉ͭͣ̀ͯ̃̆͂̌̈͐ͨ̓҉̧̞̦̗͓̺͉̟͚̰̻͠͞K̷̨̜̰̯͓̜̳̤͍̞̯̳̏̌̍̾ͤͣ̽ͭ͑̊͘͡A̴̶̢̮̗͖̖̫̼͎̩ͭ̓̓̈̈́͛͗̚͘

【言棋】李泽言总是会做出让他们不解的行为

【ooc】
【互相认识】
【F4兄弟吧】
【我是新来的,求大佬们罩着噫呜呜呜】
【我文笔超差】
【人物狗叠,私设我的】
【cp部分不多,大部分都是沙雕】


本来这个早晨应该是可以赖床睡懒觉的,白起这么想的。

然后就听到了周棋洛的惨叫声。

“啊——!!!”

白起记得第一次听到周棋洛发出这种声音还是在鬼屋。

“吵死了,棋洛你作案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白起睡眼朦胧地坐起来刚打算抱怨几句,那个常年冰山面瘫经典小说里的霸道总裁,走路自带一堵墙的那个男人,此时双手握着手机,在看一部很少女的番剧,而且手机传出少女软萌的对话声“啊!!!!”白起也发出了一声惨叫声,周棋洛害怕得双腿软到跪在了地上,二人的惨叫声相当于丢在满是gay的酒池肉林也不过如此。

“嗯,早。”李泽言看着手机屏幕向二人打了个招呼。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夏天,白起感到了彻骨的寒冷,随后捞起来已经快吓傻的周棋洛抱紧。

“对了,我这个看完了就去给你们准备早餐。”终于看到了李泽言的手机屏幕,虽然李泽言是那种即使看爱情动作片也是一脸严肃,仿佛看得不是爱情动作片,说是在看开国大典的黑白片都没有人反对。

周棋洛终于被吓哭了,他的脸上显露出一副仿佛最高学历是胎教而已。

“啊—啊—啊!!!!!”

吃饭的时候,白起和周棋洛迟迟不敢下嘴,总觉得李泽言会杀人灭口往里面投毒。

“快吃。”李泽言的话有百分之九十都是命令。

让白起想起来曾经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惧。

事后才知道,原来昨天是昨天他们四个玩掷塞子,李泽言输了,许墨私聊给他让他去看一部番。

然后周棋洛赶忙抱住李泽言,这个李泽言还是他认识的霸道总裁。

我们又是相亲相爱(互相伤害)的好兄弟了。

李泽言还在回顾早上看完的番,在想现在的女孩有这么单纯就好了。

他和周棋洛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只见一个皮球弹了过来,因为是向着李泽言的方向,李泽言才把球抱起来。

“谢谢叔叔~”李泽言低头一看是一个刚上小学的小女孩。

周棋洛在过程中一直在打鼾,直到听到了小女孩的哭声周棋洛才醒来。

只见小女孩发出了那种要被掏器官的哭声,哭得撕心裂肺,李泽言见状不对,赶紧拿纸给小女孩擦眼泪,但那架势在周棋洛眼里仿佛是要把小女孩掐死。

一个女人火速赶到,正要指责李泽言为何要吓哭爱女,抬头一看,那不正是华锐的总裁,吓得女人赶紧带上女儿离开了公园。

旁边的人一看,知道这人是华锐总裁赶忙散尽。

“听说他当面凭着一张嘴把隔壁一家公司给喷倒了”

“快跑!李泽言要说话了。”

“传闻他初中还去相声社踢馆,最后部长都哭得辞职了。”

公园内马上鸟兽散尽,原本热闹的公园,此刻安静得让人害怕。

周棋洛正想安慰一下李泽言,转头一看,李泽言的脸上划过一道清泪。

“我原本只是想说不要叫我叔叔,我还很年轻。”李泽言强颜欢笑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哭了。




事后周棋洛让李泽言别板着一张冰山脸,也不要每次说话觉得自己有理有据。


但是当白起看到周棋洛在跟李泽言练习笑的时候,都怀疑李泽言的笑,是想把他们三个卖到泰国阉割了。


那分明是一个挑事的笑。

评论(2)

热度(30)